“8元钱泡了一个极品空姐”和比特傻的“收益睡数比”有什么不同吗?

  • A+
所属分类:行情
摘要

昨天无意间看到一部网文的书名《8元钱泡了一个极品空姐》,立即感到反胃,联系到比特傻说的收益睡数比,一个是最小代价获得“性”这个商品,一个是最大收益出卖“性”这个商品

昨天无意间看到一部网文的书名《8元钱泡了一个极品空姐》,立即感到反胃,联系到比特傻说的收益睡数比,一个是最小代价获得“性”这个商品,一个是最大收益出卖“性”这个商品,其实是一体两面的市侩。

前几天去艺术研究院参加一个研讨,坐电梯的时候遇见一对学生情侣(艺术研究院都是硕士、博士生),听到男生在跟朋友自嘲和抱怨:“穷死了,婚都结不起!”女生在一旁尴尬地笑。

我能说什么呢?让这个女学生追求收益睡数比,找个功成名就、最好有比特币的中年人?劝那个年轻男生不要在“一个男人最虚弱的时候”谈婚议嫁,应该“在知识、工作经验、和比特币数量上形成壁垒”,也许到了有车有房的中年自然有更好的女人靠近?

历朝历代,引发社会崩溃的巨大不平等的重要表征,不就是性资源分配的极端不平等?“小姐少奶奶的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滚”说的不就是这种“革命隐学”的动机?

比特傻最近发的这些言论,背后巨大的不平等、不人道,难道不是显然的?

聪明如比特傻,对于自己作为金融资本主义的人格代表这件事,也是毫无反思的,不可救药。

在把利益、收益作为最高准绳这一点上,比特傻和曾令他“觉得惊呆了、整个人都不好了”的肉偿、包养言论者有什么不同吗?比如比特币观链哥“不给就肉偿”“是时候让三个非洲妹子当中国人的床伴了”,比特傻跟这样下作的自由主义者有什么距离吗?非洲妹子是不是也可以追求一下收益睡数比,考虑拿“性”来变现代偿?

金融资本主义人格化,就如同在马克思看来,“资本家和地主只是经济范畴的人格化,是一定的阶级关系和利益的承担者”。比特傻并不因为喜欢李宗盛或者高雅艺术,发出这样露骨的隐学言论就成为真性情和小清新。

同样基于这种金融资本主义人格化的表达,当李笑来痛骂李白由于不会赚钱而是“大傻逼”的时候,尽管比特傻对李笑来有这样那样的鄙夷,但他们其实都是同一种人格表达、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一丘之貉。

在金融资本主义登峰造极的意义上,区块链所导致的“生活嵌入金融”,绝对不是什么自由平等的美好世界。

那是一个极端病态的资本世界,是绝大多数普通人陷入前所有未的不人道和不平等遭受金融奴役的世界,这个世界还在自我呈现当中,但它的入口就从比特傻这样随口的隐学表达里,你就看到端倪了。

—-

编译者/作者:比特亮亮

玩币族申明:我们将尊重作者/译者/网站的版权,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如有错误或不完整之处请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