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 A+
所属分类:观点
摘要

“项目方不要割韭菜。人起码的尊严,起码的羞耻和底线真的要有。”这是亦来云创始人陈榕今年3月在媒体采访中的公开表态。时间过去7个月,《致亦来云(Elastos)项目方维权白皮书》疯传网络,其中详细列举了

“项目方不要割韭菜。人起码的尊严,起码的羞耻和底线真的要有。”这是亦来云创始人陈榕今年3月在媒体采访中的公开表态。

时间过去7个月,《致亦来云(Elastos)项目方维权白皮书》疯传网络,其中详细列举了亦来云项目方的“八宗罪”,矛头直指陈榕和他的联合创始人韩峰。

 

维权白皮书指出,亦来云项目方违背白皮书随意更改私募兑换比例、单方面将1600万空投代币变更为投资生态、推翻锁仓投资人项目共治权等“八宗罪”,声讨项目方澄清相关问题,还社区共治,保障投资人利益。

 

维权白皮书更像私募投资者的控诉书,不少此前支持亦来云的投资人和社区成员显得心灰意冷。

 

10月26日,在亦来云中文电报群的例行分享中,陈榕回应了白皮书中的质疑。昨日,他的表态以《近期社区关注事项的最新回应》发布在亦来云的官方公众号中。

 

信任崩塌,社区倒戈,这份回应未曾将曾受万人追捧的明星项目亦来云从“集权独裁”的争议旋涡中拉扯出来。

 

项目与社区在区块链的理想世界里,原本应相辅相成、互为成就。但亦来云事件提供了一个更接近现实的版本:一旦利益出现分化,双方将走向对立。

 

10月25日,全球第一份维权白皮书面世,如同项目方发布白皮书一般,维权者用同样的方式,把亦来云的名字烙入了区块链维权史中。

 

维权白皮书中,投资人社区百人联名发起“八项声讨”:

 

私募拉小群事件;

出尔反尔,随意更改私募兑换比例!承诺无公募,后又单方面在国外推行公募;

创始人释放利好,群内喊单接盘,自己高位套现;

违背白皮书精神!单方面将 1600 万空投代币变更为投资生态;

无节制向市场释放 ELA,投资的生态项目却自曝高位砸盘套现黑幕;

言而无信!单方面推翻锁仓投资人拥有的项目共治权,另建共治筹委会;

以各种借口推诿,拒绝公开资金使用细节、生态投资钱包地址、金额数量;

创始人陈榕搞一言堂,单方面将天使份额提前解锁;出尔反尔,无视中小投资人利益。

 

10月26日,陈榕对上述社区关注事项做出回应,社区成员和项目创始人如“控辩”双方,在纷争下一问一答,亦来云“八宗罪”中的更多细节也随之浮出水面。

 

 

争议一

维权方:项目方宣布筹资完毕后拉小群出售额度

陈榕:拉群对接空缺配额需求 截图流出后停止

 

维权白皮书中所示的私募拉小群事件,指的是亦来云在募集到足够数量的比特币后宣布项目已经筹集完毕。当时正赶上“9·4”政策落地,一些私募投资人选择退出,项目方私自拉了一个小群继续售卖退出者的额度。

 

维权白皮书认为,按业内行规,即使有人退出,项目方也应该将这部分没有售出的剩余部分归入基金会。“拉小群事件损害了早期投资人的利益,也直接映射出项目方的贪婪心态。”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陈榕称,“9·4”之后,一些投资人选择退出,许多无法参与的投资者想要把那些退出的投资者的额度拿走,“我开始收到很多这方面的需求,并建立了一个微信群,听取并撮合双方。然而,微信群中的个别人截取了我们的对话截图并公开传播。一些私人投资者通过这些信息向我们提出要求禁止再进行私人募资。于是,我们决定关闭微信群,不允许任何人填补这部分投资空缺配额。”

 

这从侧面印证,项目方确有在私募完成后,再度拉群售卖额度一事。陈榕表示,这些空置的ELA配额在2018年8月亦来云一周年年会上进行了销毁。

 

 

争议二

维权方:更改私募比例 强推海外公募

陈榕:遭遇ICO禁令 宣布国际市场代币置换

 

维权白皮书中称,亦来云在“9·4”之前,通过微信建群的方式完成募资。在私募轮 开始之初,项目方在群里公布的兑换比例为 1BTC:2000 ELA;几次额度预报后,又将比例改为1BTC:1000ELA,引发投资人不满。

 

维权者认为,亦来云更改额度是因为“发现看好项目且有意愿参与的投资人并不少”,但在私募完成后2个月,在未与社区协商、告知的情况下,单方面在海外强推公募,此举引发一些早期投资人提出“退币”。最终迫于压力,项目方妥协,将早期的私募比例从1BTC:1000ELA调整为1BTC:1500ELA,且要求增加的500ELA将锁仓一年,至2018年8月,“也正是这一批私募代币的解锁释放导致 ELA 币价 从 100 元跌至 70 元的暴跌。”

 

一份来自维权者的截图显示,亦来云基金会曾于2017年9月4日在投资人群中明确表态,“亦来云没有进行过任何形式的ICO,未来也不会进行任何形式的ICO。”但海外公募,明显违背了这一原则。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对此,陈榕回应,置换比例的更改是因为募资超出预期。他说,私募期间,他们希望销售200万ELA为亦来云筹集至少1000 BTC。预售前曾公开说明,如果只筹集了1000比特币,那么BTC:ELA的比例将为1:2000;如果筹集超过2000BTC,会将配额置换比例限制在1BTC:1000ELA。

 

“在两天之内,我们收到了超过2000 BTC的出价。然后,我们宣布我们将把这个置换比例严格限制在1BTC:1000ELA。”

 

至于“海外公募”的原因,陈榕的解释是全球项目亦来云遭遇了国内ICO禁令后,改变了最初“国际投资者在交易所购买ELA”的计划,转而以1 BTC:800ELA的比例向国际市场宣布置换,而这一比例的调整是因为“2017年9月以来BTC价格大幅上涨,使得ELA购买国际买家的成本更高”。

 

这样的改变确实让他收到了“私人投资者的不同意见”。陈榕认为异议来自于“这个比率太接近他们(私人投资者)的比例”,最终,亦来云“给他们额外1BTC:500ELA奖励额度,实际相当于将他们的置换比例提高到1:1500。”

 

“所谓的‘私密销售’和‘置换比例随意更改’的误解,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如上所述,它从来都不是真的。”陈榕说。

 

 

争议三

维权方:创始人喊单  高位套现

陈榕:从未卖过ELA  联创人额度仍在锁定中

 

今年2月,亦来云在参加投票上币安的活动中以压倒性的票数优势排名第一,这让ELA价格一度冲上了500元。但一周后,币安官方单方面宣布因亦来云票数作弊取消上币资格,亦来云遭受质疑的同时,币价开始放量下跌。

 

而后据某位接近团队的内部人士透露,韩锋与币安两位创始人早有矛盾,他很清楚亦来云根本上不了币安,只是利用这一波利好,掩护自己在私募轮投资的300个BTC高位套现,“这一说法在亦来云投资人社区属于公开的秘密,虽然韩锋本人对此予以否认,但并未公布自己的钱包地址予以澄清。”

 

维权者们还在白皮书中公布了韩峰在投资人群里释放利好的部分截图,其中,他在3月7日表示,“正在组建亦来云大庄——清华系”,这鼓舞了部分投资者。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根据非小号的行情来看,ELA代币价格自今年2月底登上563元的峰值后,就持续下行,4月5日,ELA的价格已经跌至175元。

 

陈榕否认了创始团队存在高位套现的情况,“我从来没有卖过任何ELA,甚至没有在交易所有法定货币账户。即使价格下跌,我和我的一些朋友也有继续购买ELA。因为我认为未来ELA的价值会有更好的前景。”

 

同时他表示,韩锋、吴忌寒、达鸿飞等这些天使投资人的额度一直都在锁定之中,更无法出售,“据我所知,韩锋个人向麻省理工学院的实验室进行了捐赠,其中一些资金用于研究ELA经济模型,而且这笔钱并没有来自出售ELA。我相信亦来云是最干净的区块链项目之一。”

 

源于韩峰及陈榕等人从未公布过自己的钱包地址,所以这一指控难以证实。不过私募投资人“Bob”质疑,如果真的没有套现,为何两人迟迟不公开钱包地址自证清白?

 

在回应是否有腐败和暗箱操作的问题上,陈榕表示,“当人们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质疑我的诚信时,我不会感激也无需回应。”

 

 

争议四

维权方:更改白皮书 “回馈”变“生态建设”

陈榕:执行回馈计划不现实 交由社区共治  

“违背白皮书精神,单方面将1600万空投代币变更为投资生态”,这是引发大部分私募投资人“抱团维权”的关键性原因。

 

他们介绍,亦来云的第一版白皮书中标注,创世区块中一次性创设的3300万个ELA中,有1650万个用于回馈比特币社区,通过交易所对比特币持有人进行 1:1 赠送,并承诺,所有最终未被申领的ELA统一注入亦来云资本,用于投资亦来云生态建设,而不会用于亦来云基金会的日常运营。

 

早期,投资人对此表示了认可,认为,这样的方式可以起到扩大持币群体,筹码分散,提高项目知名度等作用,对项目的后期运营是极大的利好规则。

 

但后来有人发现,亦来云在没有和社区做任何协商和公示的前提下,仅将其中的零头50万个ELA通过火币交易所空投送出,另外的1600万代币并未投放。而官方发布的第二版白皮书中悄然将 1650 万 ELA 的用途改为“生态建设”,由此会造成ELA流通量变少,筹码过于集中,对市场影响过大,“项目方将如此大量的ELA掌握在自己手中,也容易滋生腐败和利益输送。”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10月26日,陈榕解释了没有继续空投的原因,“空投计划遇到了执行上的障碍。”他表示,一个现实是一些BTC钱包持有人反映私钥丢失无法访问,空投给这些钱包地址“毫无意义”;另一个现实是“9·4”之后,中国的交易所被关闭,与交易所的沟通成本较大;同一时间的BTC快照空投需要交易所配合,而不同时空投所有1650万ELA,人们可以利用转移他们的BTC进行多次领取,交易所“无法为我们公开他们的数据”,这种情况下,空投是否完全无法确定。

 

维权白皮书上也反映了投资者们提出的解决方案:要么遵守白皮书精神,将 1600 万 ELA 继续空投回馈全体比特币社区,要么进行一次性销毁。

 

从陈榕的回应看,继续空投不现实,但“一次性销毁”既不符合第一版白皮书的内容,也不是他能决定的,“空投后约1600万ELA将交由社区共治,直到2019年8月社区共治委员会以民主方式选举出来之后才会被触及。”

 

 

争议五

维权方:投资项目快牙自曝砸盘套现数千万元

陈榕:套现额仅为流传数额的10%

 

维权方指出,在2018年8月底的亦来云周年庆活动中,亦来云投资的生态项目“快牙”联合创始人自曝,快牙项目在 ELA 币价为40多美金的时候进行大量抛售,套现几千万元。当时,亦来云团队成员程豪,以及几位社区成员代表皆在现场。

 

这一事件让社区成员感到震惊和愤怒。他们认为,亦来云项目方对这笔理应需要多签锁定的巨额投资,完全未尽应有的财务监督职责。而对于1600万“生态投资”资金的随意动用,是对早期投资及二级市场持币人的一次巨大的权益稀释和财富掠夺。

 

同时,维权方向项目方提出质疑:第一,在快牙团队还未做出任何代码贡献的前提下,就选择一次性全额付款,这样的行为完全不符合商业逻辑。这其中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第二,亦来云项目方明知此事件导致社区矛盾集中爆发,却仍然以涉及商业保密协议而拒绝向社区公开其当时的投资数量、钱包地址、套现时间等数据,是否有腐败滋生?

 

第三,明明是官方行为,但快牙的官网上并没有宣布亦来云基金会的战略投资。而是将陈榕和韩锋以个人投资者的身份罗列在其官网上。亦来云团队其他成员也有不少参与其中,其中内情如何?

 

对此,陈榕在回应中承认,快牙确实存在出售ELA的事实。他称,在周年纪念活动中,快牙的代表承认出售了一些应被锁定的ELA,“我们对此事件进行了审核,发现他们的确卖出并获得了一些利润,但他们所获得的利润不到目前社区中流传数额的10%。我们向Viewchain传达了我们的不满,他们表示道歉并宣告要在2018年年底前为亦来云带来至少一百万用户。”

 

社区代表“星辰大海”对陈榕的说法并不赞同。他表示,在周年庆时,快牙联合创始人炫耀般宣称以40多美金的价格买了十几万的ELA,当时亦来云官方的人也在场,陈榕口中的“不到10%”并非事实。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更令社区成员不满的是,在此次事件发生后,陈榕针对此事给出的回复也仅仅是一句简单的“办事有疏漏”,忽视了这件事对社区造成的恶劣影响,也并未主动承担实际责任。

 

 

争议六

维权方:取消万币锁仓者共治权 另建筹委会

陈榕:从未承诺万币群共治组织席位 需选举

 

“单方面推翻锁仓投资人拥有的项目共治权,另建共治筹委会”被维权者视作亦来云走向“独裁”的一个标志。

 

维权白皮书称,在亦来云刚刚发币时,项目方积极推行锁仓制度并承诺:所有锁仓投资人拥有亦来云重大事项投票权,锁仓1万币以上的投资人可以进入共治常任委员会,有理事会成员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据“星辰大海”透露,包括他本人在内,共有30~40人参与了“万币锁仓”计划,这部分锁仓的总量估计有60万~70万ELA,因为不少人不止锁了一万个,“按照500元的价格来算,也有‘3亿+了。” “星辰大海”称,万币群成员从未享受过任何权益,反而在行情一再下行的情形下,锁仓造成了很多浮亏。

 

维权者还称,在2018年亦来云周年纪念活动中,项目方推翻了早期承诺,宣布将成立一个名叫 Cyber Republic(简称 CR)的社区共治筹委会,对之前的“万币锁仓共治会”只字未提。

 

陈榕对此的解释是,与公众分享治理的暂定细节是一个早期的想法,但没有任何事情是一成不变的,“治理和许多其他细节必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和形成,具体取决于哪些想法最符合项目,社区和生态系统的利益。”

 

“我们从来没有承诺过这些投资者会在生态发展基金或社区共治委员会上获得一席之地,因为社区共治委员会成员必须全社区民主选举产生。”陈榕否认了“万币群”的共治权,“这种只允许拥有持有1万ELA以上或具有同等投票权的投资者成为代表的观点似乎并不是最好的主张。”

 

“星辰大海”随即提出反问:“如果CR真能代表社区,为什么国内社区这么大的意见,没见到CR站出来发言呢?反而是陈榕自己在自说自话。”

 

陈榕在回应中也透露确实有一个社区共治筹备委员会,且该委员会已公布了“亦来云社区共治章程”、“投票规则”,但他并没有明确表述还委员会的人员构成。而另一个名叫“临时委员会”的组织,则由亦来云基金会选择了三名亦来云员工担任。

 

据维权者“丸子”透露,现在CR的成员分别是原亦来云基金会理事苏毅鹏、亦来云营销负责人李斐Fay、亦来云海外开发者社区负责人张戈,秘书处由亦来云首席架构师助理朱凤担任。

 

社区成员并不认同这个组织,“架空万币锁仓投资人的权力,却组建了一个由项目方员工构成的社区共治筹委会,忽视了反对的声音,却口口声声宣扬民主,这难道不是独裁吗?”

 

 

争议七

维权方:项目方拒绝公开资金使用细节

陈榕:每6个月一审计 欢迎社区代表参加

 

维权方指出,2017年亦来云三轮(天使+私募+公募)募资中,共计募集6960枚比特币,这笔资产已经足够支持团队未来几年的开销。但今年官方公布的财务数据中显示,除了BTC的支出之外,另外还有高达100多万个ELA 的支出。按照当时的币价,官方又额外从二级市场“提款机”中提现了近 3 个亿。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维权方提出困惑,这些ELA具体怎么用了?用在哪里?有没有必要性?除了提问,他们也向项目方提出建议,“团队的开销尽量用BTC支付,如果需要释放ELA,需要制定规则,并向社区定期公示。”

 

官方对此回复称,“具体信息涉及团队管理的核心机密,不应公开”,外交辞令一般的口吻,令投资者十分不满,并质疑项目方资金使用的透明性。

 

陈榕回应称,亦来云基金会每6个月对资金使用情况进行一次审计,“我们在6月进行过一次,并公布了这些审计结果。下一次审计将于2018年12月底或2019年1月举行。”他表示欢迎社群提名具有相关财务背景和财务审计资格的代表参加审计会议,但他并未回应维权者质疑中的具体结果。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社区代表认为,陈榕应该按照区块链公开、透明的原则公布资金使用细节,而非“打太极”的方式拖延时间。维权者“岁月如歌”直言,“如果说之前那份表格也算公开审计结果,那我只能说我工地上工人的工资明细都比这个详细,所谓的审计单位专业性也值得怀疑。”

 

 

争议八

维权方:创始人陈榕一言堂 提前解锁天使份额

   陈榕:解锁是为了符合扩展国际市场的要求

 

10月24日,亦来云官方发布了《亦来云创始人陈榕致社区一封信》,项目方在没有和社区做任何沟通和协商的前提下,单方面宣布天使锁定计划提前结束。给出的理由是“为了符合扩展国际市场的要求”。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根据此前项目方公布的锁仓计划,天使轮共计461万个ELA将会被锁仓至 2019年1月。天使轮当时的兑换比例是 1:10000,按照当时BTC的价格折合人民币大约2元的成本价。维权方质疑,这部分成本低廉且巨额数量的代币,一旦被释放到二级市场进行流通,无论对于私募投资人还是二级市场普通投资人,都将是一场赤裸裸的收割。

 

维权者还提出,提前解锁份额一事并未征求社区意见,完全由项目方单方面发布,极大损害了投资人的利益,更有甚者直言“彻彻底底完了,社区=陈榕。”

 

亦来云“八宗罪”下的社区倒戈始末 

  

提前释放天使锁仓份额,让ELA价格应声下跌。非小号显示,ELA币价由10月24日的61元,迅速暴跌至26日的43元,短时间内跌幅达29.5%。

 

陈榕对此的回应是,“在提出锁仓计划之前,并且没有明确的信息表明,锁仓行为可能被视为与西方的法规以及交易所不相容。但现在既然已被告知该计划的继续可能会导致合规风险,那么修改锁定计划符合Elastos的长期最佳利益。这个决定导致社区中的一些人感到不安,好像是一项权利被提前剥夺。他们未能看到的是结束该计划也符合他们的长期利益。”

 

但已经蒙受损失的维权者并不能认同官方这种一言堂的做法。蹊跷的是,韩峰在10月25表示提前解锁的原因是为了举行公投,其与陈榕不一致的说法,令一众维权者难以理解。很多人认为,社区已经沦为被项目方独裁。“一叶知秋DSC”发出感叹,“多么好的社区被管理成这样。”

 

  

10月29日,陈榕的详细回应放在了亦来云的官方微信账号上,但这并未平复维权者的情绪。他们认为,创始人的回复中有很多避重就轻的内容。

 

毕业于清华大学,微软工作8年,曾被《程序员杂志》列入“影响中国软件开发20人”的陈榕,因为亦来云的种种争议,让他的华丽背景光环不再那么明亮。

 

与其他被曝割韭菜的项目不同,直到现在,不少接触过他的维权者依旧认为,“陈榕绝对不是贪财的人,他的问题在于管理和用人上。”

 

亦来云维权群里,不时有大骂“骗子”的声音,但更多理性的维权者将当初的白皮书视作一种“契约”,他们希望亦来云能够及时调整,还大家真相,回归社区共治,杜绝各种人为的贪污和腐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