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于佳宁:未来 “区块链+” 不是特种兵作业

  • A+
所属分类:人物
摘要

Token是要依据场景来确定是否使用的一个工具。

一眨眼,已经是比特币诞生的第十个年头。

比特币设计的初衷原本只是为了解决金融问题,随着人们对于其运行机制的深入了解,一种更为人所注目的全新概念由此诞生。区块链,成为了传统互联网时代之后又一个被人们寄予巨大希望的新兴行业。

数字货币投资的疯狂和严重泡沫化已经让不少人意识到,区块链的落地绝对不能仅仅停留在虚拟产业,和实体产业相结合,或许会有更长远的未来。

然而应用落地却是一个普遍性难题。有媒体统计,2016年和2017年,全球范围内诞生了约2万6000个区块链项目。但是最终却有约92%的项目最终走向消亡。

应用项目的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在早期区块链落地尝试的过程中屡见不鲜。尽管人们期待着区块链技术可以解决日常生活里的诸多难题,但技术落地的困难却显而易见。

熊市的来临更加让不少人在某种程度上加深了这一看法。

许多人对于区块链的美好想象开始破灭。赋能实体经济似乎成为了部分从业者避之不及的话题。

但有关区块链赋能实体经济的讨论却并未就此终止。作为“区块链+”的倡导者,原工信部信息中心工经研究所所长、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就是这场讨论当中的一个典型代表。

在近日由烯财经主办的烯TALK直通“硅谷”区块链探索之路主题沙龙的讨论间隙,于佳宁就与记者来了一场有关“区块链+”的对话。

对话于佳宁:未来 “区块链+” 不是特种兵作业

原工信部信息中心工经所所长、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

以下是对话全文。

颠覆和变革就在一夜之间

烯财经:在区块链和实体经济相结合这个话题上,此前“币改”“票改”“链改”等概念在业内也被很多人频频提及,也引发了不少争议,您是如何看待“币改”“票改”和“链改”的?

于佳宁:

首先谈“链改”,它能够帮助很多人去认识区块链的作用。我所理解的“链改”,就是通过区块链行业自身的改革,推动实体经济的改革。

区块链本身也要脱虚向实,只有行业自身把注意力从所谓的“百倍币”“一夜暴富”回归转移到服务实体经济,才可能使产业大力推动实体经济变革。

实体经济产业系统效率太低了,各个环节之间不信任程度太高了,极大的影响了整个产业运行的效率。各个机构需要在交易日之后,才能实现对账、入账、再次转让,这很显然就不合理。所以说产业的协同和升级、数字应用发展的升级都需要区块链。所以说“链改”是一个很好的概念。

我认为“票改”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价值凭证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痛点,每个人都不愿带着发票,现在有了电子发票,但还是要打印出来,财务报销还更占地方了。而且打印了也不能避免双重报销的问题。

只有发票实现通证化、数字化,才可能实现高效流转和可信的验证,实现真正的无纸化,在链上存储、随时查验、不可篡改。这些特点实际上会保证整个区块链行业更快实现落地。

然后是所谓的“币改”,我一直认为“币改”是相对来说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的一个概念。因为“币改”的理论基础其实很明确,就是在整个技术不成熟、基础设施不完备的情况下,如何实现区块链和产业的结合。

而它实际上是选择了把权益通证化,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确实造成了一些新的金融问题,出现了很多金融违规的现象。它本身的内在缺陷确实也很难避免。

对话于佳宁:未来 “区块链+” 不是特种兵作业

烯财经:在演讲中,您提到由“区块链+”所引发的产业变革,在速度和广度上都是“互联网+”的10倍以上,作出这一判断是基于哪些依据呢?

于佳宁:

为什么说10倍以上呢?第一个依据就是以太坊,早期没几个人相信V神,他们都认为一个90后既没有团队,也没有资金和资历的人,不可能创造出一个新型的、更加先进和强大的区块链网络,没人相信全世界会有那么多人为他的故事买单。

结果以太坊这样一个世界级区块链网络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建成了。包括EOS,全民投票,很多人冒着风险支持他们。可以看到这种颠覆和变革,就是在一夜之间,而且它就是分布式的,你不长期潜伏在社区里,你不天天看大家讨论,你不知道它的力量有多大。

它是一场人民战争,人民战争当然要比一个简单的特种部队要有力量,人民路线肯定要比精英路线要有生命力和活力。这种情况下,就是路线之争,是一个压倒性的胜利。

为什么说要快10倍呢?一般来说,成立一个伟大的企业,达到市值多少等等,传统产业可能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互联网可能需要10年的时间,区块链可能只需要一年的时间。这就是区块链自身发展的速度决定的,以后同产业结合同样是这个速度,所以说10倍是很有可能的。

我和区块链的故事

烯财经:您最初接触区块链时对于它的认知是怎样的?为此做了哪些努力?

于佳宁:

早在2012年,还在金融口工作时,我就已经开始接触了所谓的比特币,跟很多朋友讨论比特币,认为它可能成为一个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但是当时还是有所怀疑,觉得比特币更像是一个数字游戏,而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金融基础设施。

但是后来再看,比特币网络非常令人惊讶,运行了十年,在无人职守的情况下,在完全开放运营的情况下,都能保持这十年的安全稳定、持续运营,这在我内心也造成了一个非常大的触动。

区块链确实是一个强国的技术。它的第一个应用就是杀手级应用,就是全球性应用,就是现象级应用。在这种技术基础之上,短短几年之内,就出现了几个千亿级美元的组织和平台。

这其实是在过去所有技术中是没有出现的。而且经过我们的调研,确实发现区块链可以和产业高度契合。真正是完全可以打造一个数字经济升级版,去满足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满足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需要。

所以在去年的下半年我就提出了产业区块链的概念,提出了区块链的发展方向、发展趋势以及出路是和产业结合,满足产业的一些痛点,去帮助实体经济产业实现转型升级和体制增效。

到了2018年上半年,为了去了解区块链是不是真正很有效的和产业结合,我们带着一个专家组调研了一百多家区块链的企业和项目,包括腾讯、蚂蚁金服、天猫这样的大企业,也包括一些创新创业的项目,最终形成了一个叫《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的报告,又名《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报告2018》,由经济日报出版社正式出版。

对话于佳宁:未来 “区块链+” 不是特种兵作业

《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报告2018》

这么一份报告相对来说权威的、系统性的、完整的阐述了区块链和产业结合的典型模式,以及它能够落地的主要方向,在报告中我和专家团队一起提炼出了24个区块链和产业结合的重点场景、重点领域,包括11个金融领域和13个实体领域。

当时也提出了一个观点,就是在未来三年之内,实体经济和区块链能够广泛的结合起来。

烯财经:您离开工信部,加入火币大学担任校长的原因和契机是什么?

于佳宁:

今年七八月份,非常不巧,家里出现了一些变故,纯粹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不得不离开了工作很长时间的工作岗位,离开了工信部信息中心工经所。

离开之后我就在想,如果说下一步我值得为之奋斗的,可能就是产业区块链方向,推动区块链继续在产业上落地。所以我就在想怎么去实现这一点,这个不容易,比如说你搞公链,你可能现在它本身的技术开发有一个周期,而且我的背景也不是一个很强的技术背景,然后如果是做一些其它的Dapp,没有成熟的公链,没有成熟的基础设施就做不了,如果是做一些其它的所谓的跟“币”关系更大的事情,实际上我认为我的优势和资源也不擅长于此,我也没有那么强的“币圈思维”。

后来就发现,区块链教育,尤其是高端的产业区块链商学培训,通过系统性的研究区块链时代的商业逻辑,并且把这种商业逻辑推送给这些企业家,让企业家理解区块链以及区块链时代的商业,这件事情很适合我。

正巧火币集团也处于一个非常大的转型过程,火币集团坚持要在国内实现链化转型,想打造一个全新的区块链企业级技术服务生态,在这种情况下,它需要一个突破口,需要一个着眼点,需要一个能够把这个资源汇总打穿的一个点。

这个点是什么?后来发现,应该就是培训。通过培训,可以传播区块链知识,帮助企业家建立区块链思维,这样才有可能打通区块链边界,让更多实体经济和区块链技术结合起来,能够产生出一些更多的优秀项目和案例,进一步连锁反应,带动更多的实体经济上链,实现“链改”。

我觉得这件事一是我比较擅长做,二是我也相信我能把它做好,三是它意义非常重大,四它也是一个区块链项目,但这个项目是一个最落地的项目,今天设立,明天就可以开展业务的一个项目。所以说我觉得这个方向比较适合我。

对话于佳宁:未来 “区块链+” 不是特种兵作业

火币大学官网

烯财经:您如何看待在教育领域方面的应用?

于佳宁:

我觉得教育领域应用的方面挺多的。

第一,比如说证书上链,如果未来有一个证书公链、教育公链,所有证书和学习记录都上链之后,人的所有历史性的学习记录都被存储且不可篡改,简历造假再也不可能发生。包括一些过渡招聘调查也越来越简单,这是毫无疑问的。

第二方面,就是形成一种自治组织,自学习、自运营的一个新型的认知升级去中心化教育平台,这个实际上只能基于区块链。因为我们之前认为,真正好的教育是双向传播的,但是如何实现双向的交流传播,相互的激励是需要一些新型的区块链手段。

而如何实现社群化,形成小组式的、互助式的学习,也需要一些新型的区块链手段。未来教育将是真正人性化、个性化、小班式、自发型的教育,这些实际上都会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

实物上链并不遥远

烯财经:就您所观察到的情况来看,和国外相比,国内区块链行业呈现出一种怎样的特点?

于佳宁:

国内还是偏应用,偏向一些底层的技术开发。

首先从底层技术来说,中国的优势不是非常明显。

国内整个互联网发展的产品逻辑,往往都不要求满分,这对底层创新来说是灾难性的。我认为我们基础性创新的这种创新环境、制度保障、人才环境、市场环境等方面,都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包括高校里面的那些政产学研用的这种技术创新体系,并不那么完备。

很多研究成果仅仅躺在了高校的论文架里了,没有得到真正的产业化应用。

但是在应用方面,我觉得中国已经走上了前列。上一次移动互联网普及的时候,在全世界只有中国到处可以扫码,很多国家使用信用卡,有时候做这种所谓的闪付也很方便,但它不可能到了任何一个乡下小店都进行闪付,因为它的基础设施铺设成本太高了。

但是中国创造性运用了二维码,就把整个移动支付体系建立起来了,这很伟大。基于这种模式,奠定了中国人的开放、积极、创新、特别愿意尝试新事物的心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应用确实也已经走到前列,很多国家来找我们学习,学习我们的应用,这个是我们应该继续发挥的一个优势。

烯财经:在您和您团队完成的《2018年区块链产业白皮书》里,里面指出区块链+在金融、实体和政府监管这三个领域的24个产业场景实现应用落地,那么在您看来,目前区块链+在哪些领域的突破是最大的?

于佳宁:

第一个,金融行业肯定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口。因为区块链本身确实是价值互联网,是能够像传输信息一样高效低成本安全地去传播这些价值,其实是非常紧扣金融行业的一个本质需求,紧扣它的一个发展方向,所以说这个时候整个区块链行业在金融行业的落地也是比较早的。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数字文化行业。数字文化行业现在最火的游戏,包括版权等等,都是比较容易和区块链相结合。就是因为数字文化的高度数字化,它更容易实现上链,它已经在网上了,它只要一步上链就可以。

还有一个,在未来真正会广泛落地的,就是以商品溯源为例子的这样一些项目。包括一些所谓的“票改”项目,我们常常认为实物不容易上链,而实物往往在原有体系中就有一些实际的价值载体,比如我们常见的发票、支票、汇票,包括国际贸易中的提单,包括房产证,都是价值载体。

这些价值载体已经完成了实物到价值的映射,本质上这种实物上链并不遥远,但是它需要更多的技术去配合。

区块链不是法外之地

烯财经:网信部前段时间发布了区块链新规(《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里面提到对区块链信息服务方面的一些监管政策,您如何解读这一新规?

于佳宁:

我们一般称区块链为“价值互联网”,比较重视它能够传输价值类信息的特点,但不可忽视的是,区块链本身也是一个新型的云服务平台,它也同样是一个能够承载一般的文化类信息、普通信息的平台,而它的特点是不可篡改,因为其内容也不可轻视。

上链信息如果有问题,就有可能导致整个区块链网络演变成信息垃圾场,变成了一个有害的阵地。而且它删不掉,可能会变得越来越糟糕,最后被遗弃。

过去在管理区块链内容信息这方面实际上是缺位的,现在这个新规很好地填补了过去缺位的监管。此前无论是发币,还是底层技术标准,包括区块链应用,都是有相关的部门进行监管,但是内容生产制作、信息传播方面,却变成了一个法外之地。

区块链一定不是法外之地,它不可能成为一个监管洼地,这次这个新规实际上就为监管树立了一个很好的门槛,这对整个区块链生态是特别有好处的。因为有人把门,会使整个区块链上的内容更加健康,更加安全。

烯财经:您认为当前形势下,行业内还存在哪些问题可以通过政策的制定、行业监管和规范得到解决?对于未来行业监管这一块,有哪一些意见和建议?

于佳宁:

第一,要直面这种金融系统的变化。对于平台合规性区块链金融应用的一些研究,要进一步加强,对于基于区块链技术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现在的研究步伐需要加快,以应对全球新一轮的竞争。

第二,政府要进一步去规范、推动整个区块链的应用。区块链不容易应用,为什么不容易应用呢?因为它涉及的主体比较多,不是说我抓住一个小企业,我就给你链改,没有意义。一个小企业自己马上做一个链改,那最后纯粹做成了币改,意义不大。

我认为对于这种落地,往往它是要整个产业整体上链、协同上链才有很大的意义。而实现整体上链、协同上链,其实是需要政府去推动和协同,甚至需要以政府的政务场景为一个切入口和突破口,来实现这样的一个协同。

烯财经:有人认为“无币区块链”是乌托邦,也有一些从业者认为真正的区块链离不开TOKEN,对此您怎么看?

于佳宁:

我认为Token是要依据场景来确定是否使用的一个工具。

比如一个场景中需要创造大规模协作,或者这个场景中本身有很强烈的协作需求,不需要去创造协作。像T+2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对账平台,如果没有激励,也一样要对账。如果有更好更快的办法,实现高效对账,那他们很显然也愿意付出一些成本。

所以没有激励,投资建立一个联盟链实现大的快速对账是没有问题的。这样的场景,不用Token也是完全可以的,完全可以“无币化”。

但是有一些场景,比如说之前迅雷做的“玩客云链克”,就是要让每个人自发的贡献带宽,建造一个CDN网络,让你的邻居可以更快地看电影,像这样一个场景,如果没有一个结算和量化的机制的话,实际上这个平台反而会变成一个乌托邦。

想要让大家主动贡献,参与到一个协作体系中,创造一个新型的协作网络的时候,往往还是需要一些交易,往往需要一些激励。

迅雷云链克上面,挖的链克实际上是可以通过购买会员等多种模式去实现它的价值。这种模式下就可以很有效地去实现贡献带宽,并且更好更快地使用这些高速带宽,使得你付出和投入产出成为一个正比,这又是很好的一个闭环。

在这个场景当中,它实际上就很好地把Token利用起来了,而且在国内也实现了相对的合规化。所以一定要根据实际的场景需求和法律法规的限制,来设计这些东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