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币圈蝗虫俞凌雄,从培训改头换面搞传销币

  • A+
所属分类:人物
摘要

“你听说过俞凌雄吗?他是史玉柱二代,他是下一个马云!”  「北纬31度」发现,在币圈的各种微信群里,随处可见俞凌雄的徒子徒孙。  在“谈传销色变”的当今,俞凌雄不仅没有半点收敛,反而成了“传销之父”,

“你听说过俞凌雄吗?他是史玉柱二代,他是下一个马云!”

「北纬31度」发现,在币圈的各种微信群里,随处可见俞凌雄的徒子徒孙。

在“谈传销色变”的当今,俞凌雄不仅没有半点收敛,反而成了“传销之父”,他借着区块链这股东风,像蝗虫一般,孕育出一个个传销币。

1个月孕育2个币种,一个币种敛财数亿,其底线之疯狂,已远超过常人想象。

他本是一个初中毕业的打工仔,上了法院黑名单的老赖,人们眼中的失败者......而今,他采上区块链风口,却成为众人口中的尊师。

俞凌雄到底是谁?

(一)俞系传销币

6月20日上午,在澳门金沙城喜来登酒店的宴会厅里,台下的5000名投资者,正在仔细聆听着,俞凌雄语速很快的宁波腔演讲。因为亢奋而专注的神态,出现在金沙城随处可见的赌徒脸上。

今天,俞凌雄的第四个传销币项目—幸孕链正式上线。

发行数1亿枚,认购价格2.5元的幸运链,早就已经完成了众筹工作,募到2.5亿元。

该公链声称自己是不孕不育患者的福音,可以记录基因,提供辅助生殖服务(试管婴儿就属于辅助生殖的一种)的平台。

这次发币,距离俞凌雄在韩国济州岛发布的黄金链,仅过去一个月。

在“谈传销色变”的当今,俞凌雄不仅没有半点收敛,反正成了“传销之父”,他借着区块链这股东风,像蝗虫一般,孕育出一个个传销币。

幸孕链、万象币、黄金币 、菠菜币……

1个月孕育一个币种,一个币种敛财数亿,其底线之疯狂,以远超过常人想象。

曝光:币圈蝗虫俞凌雄,从培训改头换面搞传销币

俞凌雄本人照片

在币圈的各种微信群里,「北纬31度」的记者发现,随处可见俞凌雄的徒子徒孙。与他们聊天时,这是他们的口头禅。

宁波商人俞凌雄,显然已经成为他们所“供奉的尊师”。

  (二)出场自带BGM

在传销币圈被奉为尊师的俞凌雄,此前劣迹斑斑。

“币圈尊师”俞凌雄

每一次公开场合出场时,俞凌雄都会上演90年代香港电影中,黑社会大佬最常用的出场方式。一身贴身西服,搭配震天响的音乐,在一众保镖簇拥下,翩翩入场。

现场千人欢呼,灯光炫目下,能够清晰的照射出,他脸上如同饮酒般的沉醉、以及隐隐露出LV腰带的LOGO。

俞凌雄身上这股独特的戾气,自小便已存在。

他生长在浙江省宁波市北仑区的一个村子里,打小爱吹牛皮,备受家人厌恶。他的初中同学在知乎上爆料,他高中压根没读,初中毕业后就早早辍学,一直闯荡社会。

年少时在饭店里当过厨师,开店失败后的他,似乎人生也跌入谷底。在25岁时,他的人生发生了重大的转折,成为了一家集团的总裁。对于他的第一桶金,说法不一。他的朋友在网上声称他当时傍上了富婆。

“我从骨子里看不起读书!”

俞凌雄也在无数次在公开演讲中,表达了对于读书人的轻蔑。暴富、成功学、以及读书无用论……是他演讲永恒的主题。

这些,都精准的戳中了台下小老板们的心。

「北纬31度」记者查阅天眼查,发现在俞凌雄的名下有19家公司。但是因为负债、失信等一众问题,他旗下的一些公司目前已被注销。

曝光:币圈蝗虫俞凌雄,从培训改头换面搞传销币

俞凌雄的失信信息

曾经在其公司工作过多位的员工,也在网上爆料,俞凌雄的公司靠着传销式洗脑、以及忽悠从而实现敛财。

不过自称“史玉柱二代”的俞凌雄,在区块链行业狂卷十几亿后,并没有还清自己欠下的债务。他的名字依然牢牢的钉在,最高人民法院失信人的黑名单上。

曝光:币圈蝗虫俞凌雄,从培训改头换面搞传销币

失信人俞凌雄

但俞凌雄有着巧妙的口舌,一番说辞后,自己的负债故事,竟成了加分项。“我负债高达18亿,史玉柱负债2.5亿,我比他还牛逼。”这意外得加深了信徒们对他的忠诚。

(三)传销套路深

在信徒眼中作为“币圈大佬”的俞凌雄,所使用的套路,依然是传销币中最常见的玩法。

据澎湃新闻报道,传销币犯罪有一个共同的套路。

“不法分子在国内或国外注册成立空壳公司并设立网站,大肆宣传虚构某种“虚拟货币”的价值,捏造博彩、娱乐、医疗等实体项目,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额返利”为噱头,鼓励会员以开拓市场、与人共享等“拉人头”的方式赚取回报,不断吸纳会员会费达到敛财目的。”

俞凌雄所操控的传销币,套路依然如此。

今年年初,俞凌雄和自己的合伙人王金,在菲律宾注册成立了万象交易所,继而推出万象币。

不久后,以博彩为谐音的菠菜币横空出世,再到最新发布的幸孕链。俞凌雄的项目再次印证了,博彩、医疗、金融等行业,依然是传销币的重灾区。

在币圈被熊市阴影笼罩时,俞凌雄的项目丝毫不受外界的干扰,成为了“独立行情”。

“万象币,上线一个月就有23倍增长;菠菜币,上线一个月13倍增长;黄金币,上线后涨了几十美金。”

这种套路在资金盘十分常见,不断涌入的人为这个盘充血,在项目方的操作下,投资者的本金看似不断上涨,但当你以为自己赚了上百万的时候,钱还没套现,项目方就可能突然卷钱跑路。

俞凌雄的所有项目,都设置了锁仓,每个月限定提现5%。

其实这种游戏里,盘子没崩,只是因为造血没断。分批提现,控制盘子的资金,流入大于流出,盘子就暂时不会崩。但是这种游戏如同击鼓传花,入场越晚风险越高。

而只有操盘手俞凌雄,才是这场游戏永远的赢家。

  (四)柬埔寨呼风唤雨?

想要吸引入局的人,包装自然少不了。为了充当“大佬”,俞凌雄煞费苦心。

“俞老师可是柬埔寨首相洪森的座上宾,他是中柬商业协会的主席,柬籍华人。”为了证明俞凌雄的大佬地位,他的弟子们搬出了这番说词。

在进入区块链这个新行业后,俞凌雄为自己重新换上了一身行头。

他现在的标签已经变成了:中柬商业协会主席、万象国际荣誉主席、万系资本联合创始人……曾经的浙商实业集团总裁等标签全部被他弃,他似乎想与作为失信人的过去,再度进行一个切割。

曝光:币圈蝗虫俞凌雄,从培训改头换面搞传销币

「北纬31度」记者有着一个疑惑,作为失信人会被严格限制出境,俞凌雄是如何逃过重重海关,成为柬埔寨人的?

俞凌雄真的像其徒弟所称,在柬埔寨呼风唤雨,是最有名的华人吗?

对此「北纬31度」的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记者联系柬埔寨三大华人商会—华商协会,一位老成员了解情况。

对方表示在:“柬埔寨的有名的华商里,并未听说过俞凌雄,对于其新成立的商业协会也并不了解。”

针对俞凌雄宣传自己与柬埔寨首相洪森,等一众柬埔寨政要亲密关系的这一情况。北纬31度记者也致电的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的领保联络员。

对方明确表示:“希望中国来柬经商的同胞一定要警惕这种情况,在柬埔寨与首相等领导人合影并不能代表什么,这边领导人比较亲民,普通人见到也能与其合影。”

而俞凌雄这次用上的另一个名头“万象系”,也并非第一代浙商大佬鲁冠球,所创立的“万向系”。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五)币圈“低智商俱乐部”

俞凌雄在币圈的迅速崛起,除了自己擅长的包装外,也离不开一众疯狂追捧他的徒子徒孙。

有知情人戏称,俞凌雄及其支持者,构成了币圈“低智商俱乐部”,实打实的智商洼地。

小林就是俞凌雄的弟子之一,年过三旬的小林,之前一直河北打工。在朋友的介绍下,他才接触到俞凌雄的项目。

“我是在上个月才荣升此位的。”为此他付给了俞凌雄的公司50万元。对于自己的这位师父,小林发自肺腑的崇拜,每次提到俞凌雄的名字时,小林的音调都会因为激动而拔高。

“俞老师可是大佬,他和国际政要洪森是好朋友,他的数字货币项目,在柬埔寨都是政府支持的,万象交易所也是注册在菲律宾,中国已经管不了他。”

“我们俞老师,虽然他之前亏了18个亿,背了债,他这是龙入浅滩,我现在跟随他,就是等于追随早期的马云。”对于自己的“尊师”,小林无比信任。

像这样的弟子,俞凌雄收了600人,早期的弟子收费为20万,目前弟子费用水涨船高,高达60万。

在弟子的阶梯里,最高等级为嫡传弟子,据悉收费甚至高达100万,这样的弟子有几十人。

「北纬31度」的记者算了一笔账,通过所谓的弟子费(入门费),俞凌雄敛财高达2亿元。

交了这笔入门费,就能被拉入有俞凌雄所在的内部群,交流学习,入了门才能真正赚钱。

小林对记者说:“成为代理,拉人头就能得到50%的回扣,比如你拉的朋友,交了60万的入门费,公司就会打给你30万。”除此之外,作为俞凌雄的弟子,还会得到大量的免费代币。

渴望着一夜暴富的人们,前仆后继的成为俞凌雄的信徒。这近乎成为了俞系传销币,最坚固的城墙。

在历史上,蝗虫一直是农民的噩梦。一旦发生蝗灾,无数的蝗虫遮天蔽日,密密麻麻,所过之处寸草不留。

俞系币之恐怖,丝毫不亚于蝗虫。

而今的国内,区块链貌似已被传销、微商占领。

这一切究竟何时结束?

一场荒诞百出的“区块链”传销大会

近日,在北京东南五环外的丰大国际大酒店,一场集齐荒诞元素的签约仪式将荒唐一幕演绎到了极致。这场搅拌着违规站台、虚假宣传、品牌山寨、夸张包装与投资冲动的签约发布会,成为当下“区块链传销业”众生相的缩影,揭示着起步初期,中国区块链产业亟待解决的顽疾和无奈。

5月22日,一场由币安交易所COO何一领衔的“微博打假”活动,让一张蹊跷的照片迅速成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交易圈内的讨论焦点。照片中,由瑞士银行、井通科技、币安交易所、万达财富集团共同投资成立一家名为“列支敦士登加密货币交易所”在北京丰大酒店进行签约仪式。

币安和井通科技相继对该消息进行官方辟谣,表示不知情且未参与该交易所的签约仪式。但链得得随后的调查也发现井通科技与该大会上发布的募资产品“易企链”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截止链得得App发稿,该发布活动主要签约方和发起方,万达财富集团对此事尚未做出回应。但万达集团高层在给予链得得App的回应中明确表示,万达集团与此假名“万达财富”的公司毫无关联。

一个与万达没有一毛钱关系的“万达财富”,一场币安“被站台和假冒”后的微博打假,一对扑朔迷离的“真假井通科技”,皆缘起于这场京郊“营销大会”,真相究竟如何?随后链得得App研究团队对万达财富集团和会上发布的易企链展开了调查。

虚假签约事件始末

在广泛流传的这张签约仪式图片中,背景板的明显位置标有万达财富集团及其旗下易企链的logo。据现场参会人员介绍,该活动确系“万达财富集团”和“易企链”主办。现场有一位声称“中组部原副部长代建明”的人进行站台讲话,其讲话内容也被转发至社交网络中。经链得得在中组部历任部长(副部长)名单中查询,并无“代建明”此人。对假借国家领导人名义嫌疑的行为,我们也已向中组部进行了举报。

当下,市场中盗用区块链概念进行“传销活动”、“集资募捐”、“虚假宣传”、“虚假包装”、“违规站台”等现象屡有发生。

不仅中组部前副部长身份有疑,如前文所述,身为主办方和交易所签约的“万达财富集团”也与万达无关。万达集团旗下没有万达财富集团这样的公司,也没有投资交易所。

万达财富集团股权结构表

工商记录里,万达财富集团股权结构显示执行董事为李爱勇(在其公司官网上显示董事长李炳春的身份证姓名为李爱勇)。李爱勇名下共有42家公司,大多数公司名称挂有万达字样,但从股权关系上看和万达集团并无任何关系,也遭到了万达官方的否认。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根据《公告》的内容,监管部门指出,在公告发布之日起,禁止ICO新上项目,存量项目要限时清退。所有ICO代币交易平台都需要清理关闭交易。

在国内禁止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大环境下,万达财富集团公开在北京丰大国际酒店举行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投资签约仪式,与监管风向相悖。据链得得App了解,本次签约活动上,主推宣传的是一家名为“易企链”的项目,经过现场包装推销,在场有散户投资人直接进行投资交易。该项目属于万达财富集团旗下公司,现以区块链技术项目的噱头筹集资金。

由身处签约会现场的投资人提供的,向易企链投资转账截图幕后主角“易企链”

易企链的概念出现是在今年4月,万达财富集团的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易企享作为中小微企业互助服务生态社区,利用区块链技术,构建中小微企业自组织区块链易企链。

经链得得App编辑查询发现,从易企链项目推出后至今,目前并没有任何有关易企链的官方信息,仅在部分网站中查询到易企链分发和奖励机制的宣传。

根据目前公开渠道信息显示,易企链宣称其私募不锁仓;其公司(万达财富集团)今年筹备自己的银行;项目由井通技术团队与北京大学区块链专家联合打造,同时利用易企链价值“单边上扬”,甚至“只涨不跌”等字眼吸引投资者注意力。

易企链这张宣传页面中再次出现“井通技术团队”的字样。经链得得App查证,井通科技在白皮书中的项目定位是,为企业和商户提供去中心化的平台。每个接入井通系统的企业和商户都可以在井通系统中享有以自己为中心的商业平台, 管理自己的资金和用户。但在井通合作伙伴的位置并没有万达财富集团和易企链的名字。

在目前可查询到的易企链奖励机制中发现,易企链的收益模式主要有两种:静态收益和动态收益。静态收益是指持有易企链获得增值收益,而动态收益则是推荐投资人拿“业绩”,属于典型的传销手法——拉人头拿收益。至于如何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交易,尚未可知。

公开盗用币安品牌为项目站台

针对挂用“币安交易所”的名头一事,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微博辟谣称,“现在除了假的‘何一’,连假的‘币安交易所’都出来了。”币安方面也向链得得编辑证实,币安并没有与该加密货币交易所合作。

在进一步发布的微博中何一指出,活动由“万达财富集团信用评估集团有限公司”举办,网络检索“万达财富”发现大量被骗群众,今日在北京丰大酒店举行的签约仪式,“币安交易平台”“井通科技”毫不知情,“瑞士银行”并不存在,且该公司以“国家领导人参与”为由屏蔽消息。同时表示,该活动主办为“万达财富”,和万达毫无关系,活动主要是为了直销以“国家领导人“名义进行宣传的项目,名叫“易企链”,并@平安北京进行举报。

井通科技随即在其官方渠道辟谣表示,井通科技与币安、万达财富集团等多家企业共同投资成立列支敦士登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系谣言。

曝光:币圈蝗虫俞凌雄,从培训改头换面搞传销币

此外,另外一家参与投资该交易所的“瑞士银行”并未发出声明。通常来说,“瑞士银行”,是对所有成立于瑞士境内银行机构的统称,并不单指某一家具体的银行。在统称瑞士银行的机构中,规模最大的是瑞士联合银行(UBS)。

该签约仪式用“瑞士银行”来炒作概念为品牌站台,并未指明是哪一家银行。链得得APP对瑞士联合银行、 苏黎世银行、和瑞士信贷这三家瑞士大型银行进行了公开信息搜素,并未发现其中任何一家银行表示参与成立列支敦士登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

“被站台”的现象在币圈屡见不鲜,在链得得APP之前揭露的“太空链事件”爆出后(原文详见一天募集10亿,太空链涉嫌欺诈全调查),阎炎、薛蛮子等资本大佬纷纷公开表示自己与该项目并无关系,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站台”。

截止链得得App发稿,万达财富集团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在公开的权威媒体和渠道上也未出现有关该次签约活动和列支敦士登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相关内容。目前,中国禁止非法ICO及违规数字加密货币场内场外交易的背景下,盗用区块链概念,以虚假宣传、虚假包装、违规站台、传销筹资等方式进行社会资金吸纳,类似的案例值得投资人警觉与鉴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