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许子敬离开币圈回到火星,如今的HC还能否上一千?

  • A+
所属分类:新闻
摘要

假作真时真亦假,在币圈炒币,我们要时时刻刻警惕大佬的发言,说不定哪句话就是要把我们往坑里带。

当许子敬离开币圈回到火星,如今的HC还能否上一千?

虚拟货币市场已经进入漫长的寒冬太久,币市无情,去年年底赶着超大牛市进场的我们,今天已经被割得血肉模糊,盯着盘面的每一棵韭菜,每天都生活在困惑,迷茫,焦虑之中。 

我们常常想,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在币圈苦苦守候,是否还能迎来春天? 

遥想去年年底,各路币圈大佬尽显风流,一时风光无限,宝二爷郭宏才当初只是个卖牛肉的,却云集一大片粉丝;号称“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更是赚足眼球,只要是他投资的币,大家就闭着眼睛买;而火星人许子敬口口声声说HSR(超级现金)年底不到一千,他直播吃翔,使得他始终都是币圈逃不开的热点。 

如今币市大势已去,而币圈大佬早已赚足离场,何以大佬能成为大佬? 

每个大佬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今天我们先扒一扒火星人许子敬身后的往事。

本可以衣食无忧,偏爱折腾 

不得不承认,许子敬的起点比大部分人都高,他本是硕士毕业,就读的是国内顶尖的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他又进入国企从事技术工作。名校毕业,任职国企,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难以企及的生活,但对许子敬而言,过于平淡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 

在公司里,他似乎始终都不能一展拳脚,每天重复着领导分配给他的任务,做完了也就没他什么事了,而下班后的生活更是无边寂寞,过多的时间无处打发,他觉得自己仿佛行尸走肉般在混吃等死,他想逃,又不知哪里有他想要的生活。

所幸生活虽百无聊赖,但许子敬还有女友在澳洲与他隔海相望。与其浑浑噩噩,不如辞职飞去澳洲陪女友。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为了赴远方恋人的约。 

然而到了澳洲许子敬才体会到人生的艰难,他没有工作,而他的女朋友正在攻读博士学位,两个人都没什么经济来源,此时的许子敬似乎到了人生最为低谷的时候。 

住着寒冷而潮湿的地下室,食物只能靠抢购超市特价促销商品,每每看到心爱的女友陪着自己过着这样卑微的生活,许子敬的一颗心就感到无比的焦灼。 

他要做点什么,做一点既能改善他和女友生活质量,又能实现他的自我价值的事。 

比特币恰在这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2011年,基于某种机缘巧合,许子敬接触到了比特币。和所有最初接触区块链技术的人一样,许子敬还没怎么搞懂比特币就开始踏入币圈。正是“一入币圈深似海,从此财富是路人”。 

那会儿信息闭塞,别人怎么说,他就怎么信,伴随着熊市的到来,大家都说比特币没有任何价值,政府马上就要出台相关政策打压比特币,吓得他一路割肉,把原本就没多少的几千个比特币割到只剩几百个。 

牛市不常有,熊市常常有,刚开始炒币的人都有“经验”,币价跌了就要买,越跌得越买,在比特币犹如蓄水池开闸般泄洪而下之时,正是买入的大好时机,许子敬脑子一热,指着这一把梭就能实现财富自由,他跟女友软磨硬泡说服再三,女友才同意他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通过地下钱庄向BTC-e汇款。 

许子敬本准备狠狠地抄一波底,结果钱被地下钱庄给压下了,几个月后才往外转,而那时的币市早已是另一番光景。许子敬因祸得福,倒没把这几万块亏掉。 

祸兮福所倚。这件事在不知不觉中成了许子敬人生的转折点。从此之后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靠炒币是没办法实现财富自由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许子敬就开始可劲儿地造了。决定不再炒币的许子敬回到国内想看看行业发展得如何,结果发现很多交易平台、资讯平台、挖矿产业都在蓄势待发,在那个时候,区块链行业还远不为大众所知,而接触区块链行业的人首先一定会入币圈。 

炒币不赚钱,不如开交易所 

炒币是赚不到钱的,那做什么是可以稳赚不陪的呢。许子敬一拍后脑勺,马上意识到开交易所才是最好的生意啊,无论币价涨或跌,我都能收交易费,现在的几个交易所都还不成规模,既然我看好区块链行业,那为什么不开个交易所呢? 

说干就干,刚开始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问题,没有钱就什么都做不了。许子敬当时在国内也没有太多朋友,很多人也并不了解区块链,认识许子敬的人都以为他进了传销,不太愿意把钱借给他。 

可许子敬生来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熟人不愿意借,许子敬就找有钱的人,愿意做投资的人,他每天拜访很多人,跟他们讲区块链的未来,讲自己的理想,可是生活从来都不是童话故事,没有人愿意轻易出资赞助他,大部分情况下许子敬都被礼貌地回绝了。 

幸好最终许子敬还是找到了愿意帮他的人,他勉强凑齐二百万,作为开交易所的启动资金。拿到两百万的那会儿,许子敬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实现财富自由的样子,在豪华游艇上,陪着女友,晒着日光浴,偶尔接听一下交易所打来的电话,他随口一声令下,整个币市就有上亿资金的波动。多么美好的画面! 

许子敬带着美好的幻想先在国内成立了比特币集团,说是集团,其实公司上下也没多少人。他每天都要考虑公司的未来,公司一群人在等着他养活。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原来创业并不像他开始想的那样光鲜亮丽。比特币集团稍稍稳定后许子敬回到澳洲,他准备在那里成立交易所,因为在澳洲开交易所,有很多国内没有的便利。 

许子敬本以为人生到了这儿就应该如开了挂一般,一路势如破竹,可以把自己的交易所直接做成国内最大的交易平台,但在币圈里,每当你开始自我膨胀之时,生活就会伸出无情的手掌来打你的脸。 

牛市的时候,卖菜的大妈都能赚钱,熊市一来,所有散户都开始默默退出币圈,许子敬的交易平台用户流失严重,他几乎没有钱以维护交易所的运营。他感到深深的挫败感,明明不久前还如吸了大麻一样沉浸在赚钱的快感之中,每天都能看到公司账户数值的增加,可现在他却深陷在财务混乱之中。

生活从来不会将你逼向绝境

屋漏又逢连夜雨,正在交易所万分艰难地运营之时,他的比特币集团开始分裂。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他的合伙人因为和他的理念不同而选择脱离比特币集团另成立公司,这对于许子敬来说无异于釜底抽薪。 

许子敬再次陷入人生低谷。 

若是那会儿他选择放弃了,我们也就看不到今天风光无限的许子敬了。 

在熊市时,许子敬依旧死扛着自己的交易所,那似乎是他自己的孩子,他不肯就此屈服。这段时间他听说美国FBI准备拍卖两万个比特币,一听到这个消息他欣喜若狂,正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比特币可是宝贝啊,许子敬马不停蹄地在国内找币圈的人做众筹,然后准备去参与拍卖。 

在众筹期间,许子敬一度因为沉迷于事业无法自拔而无心打理自己,当时他住在朋友的破出租屋里,被房东当做是流浪汉差点给轰出去。如果说许子敬成功地拍卖下了这两万个比特币,那被轰出去的事也可以只是拿出来当段子讲讲,但不幸的是他并没有拍到这两万个比特币。 

此时的他还欠着当初筹集的两百万启动资金。 

这是不是就是今天的你的现状?借来的钱被套在币市里动弹不得,又没有其他的渠道能偿还债务,人生似乎被逼到了绝境。 

生活从不会把人逼向绝境。许子敬的头发在那时掉了很多,为了激励自己,他干脆剃成了光头。交易所做不大,许子敬换个思路决定办个专门挖矿的公司,于是他到国内四处联系矿机商并寻找相应的电力供应资源,慢慢建立了他的挖矿公司。 

公司成立之初,生活于许子敬而言并没有好转,虽然他能源源不断地挖到币,但熊市的币价一跌再跌,他也没法将手中的币变现。毫无进展的许子敬只能扛,扛下去若牛市遥遥无期,那没等到牛市他的公司就又要垮了,到那时他就真的是回天乏术。 

事实上,每一次币价有所回升,他就将挖出的币变现以供给自己的公司。 

每一天似乎都看不到希望,但许子敬对区块链的未来始终都坚信不疑。最后,屡屡失败的许子敬终于扛到了下一轮牛市来临,于是他手中的币和矿机渐渐身价倍增,他的事业这才慢慢步入正轨。而他之前的比特币集团的合伙人此时也因为相同的利益回过头来重新与他合作。 

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会很美好,但绝大部分人死在了明天的晚上,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许子敬熬过了明晚,终于看到了后天的日出。 

他的挖矿公司逐渐在区块链行业内为人知晓,他继而组织发起比特币发展基金会,身体力行推进区块链行业发展。后面,许子敬的格局也逐渐打开,他开始布局,讲究稳步投资,技术推动,全产业链布局。 

随着各方面资源的日渐成熟,许子敬萌生出打造超级现金(HSR)的想法,接着他又最大化地执行自己的想法,于是在17年超级大牛市来临之际,超级现金成为飞在风口上的猪,至此,虽然许子敬在圈内经常被骂,但是他却实现了自己的财富自由。 

看着许子敬跌宕起伏的人生,我才对他去年为HSR喊单坑了一批人的事不那么痛恨。虽然依旧不能理解作为一个公众人物采用各种手段去坑广大币友的钱的做法,但我能看出他为自己的成功所做出的种种努力。 

假作真时真亦假,在币圈炒币,我们要时时刻刻警惕大佬的发言,说不定哪句话就是要把我们往坑里带。 

再牛逼的背景也有可能有着卑劣的人性。

HC上一千?不存在的。 

牛市各路大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如今寒冬将至,币圈再无大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