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盘金刀还是幸运宠儿?另类视角下的楼霁月

  • A+
所属分类:人物
摘要

楼霁月认为,婚姻的真正价值体现在人生的黑暗面

上天赋予每个人的才能都是不同的。一个未毕业的大一少女,从拜师学艺进入股市,到转战币圈。进入币圈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赚取数亿身家的楼霁月,仅仅是因为眼光准,认识了对的人,赶上了上一波牛市的风口?

操盘金刀还是幸运宠儿?另类视角下的楼霁月

/1/暴富突如其来,焦虑在K线的震荡中反复

如大众所知,投行背景的楼霁月认识易理华之后,除收获了一份爱情,从此和比特币结了富贵缘。

2017年初,楼霁月决定进军币圈。凭借凌厉、激进的投资风格,短短几个月内,楼霁月将500万元的财富迅速积累到8000万元,这对她来说,这也许是一个奇迹。

巨大的财富收益,让楼霁月焦虑了。

2017年3月,比特币从1200多美元开始猛涨,三浪五浪不回头,直到6月份小幅回调。比特币具有高波动、高杠杆属性,楼霁月开始对财富患得患失,拥有的比特币和大量的云储币该如何处理?即使凭过往经验,楼霁月对接下来币市的行情走向也无法判断,如果币价跌了,之前赚到的钱,都将是浮盈。

在巨额财富的风口浪尖上行走,焦虑开始伴随着楼霁月,她甚至不得不去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寻求医生的帮助,她被确诊为躁郁症。

无论在股票市场还是比特币市场,二者有一个共性,价格上涨的时候,市场的流动性也变大,大部分投资者都习惯于追涨杀跌。

第一次大回调发生在2017年5月25日~27日,仅两天的时间里,比特币从2730美元跌到2280美元,其流通市值也从446亿美元减到329亿美元。主力在山顶上被套牢,谁也不愿意割肉,市场流动性开始变小。

这次暴跌,让楼霁月对币市走向的乐观判断发生动摇,出手大量的云储币。令她没想到的是,比特币下行时,云储币却反向上涨,这让楼霁月后悔不已。

“第一次大回调时我就很紧张,我想要不要继续出货。后来想了一想,(币价下跌)应该没这么快。”楼霁月告诉耳朵财经(erduocaijing)。所幸,除了云储币,楼霁月仅仅卖掉800个比特币。不久之后,比特币开始上涨,用楼霁月的话讲,它涨的完全不受控,后面就涨疯了。”

2017年12月,比特币迎来了它的价格巅峰——19299美元。“真的是你每一天醒来,就少了很多钱,暴富和暴穷都可以让人丧失心智。这事是真的,因为我已经试过了。”比特币到达它的峰值前,价格反复震荡,春节后又开始反复暴跌,楼霁月的神经像音乐厅里被提琴师拉动的弦,由松弛到紧绷反复拉伸。

/2/币圈财富最自由女神之一的愿望

很多人赶上了比特币的风口,但在风口中能否实现财富自由,并非完全由自身决定。家庭因素的影响,遇到对的人,亦师亦友的言传身教,这些都在楼霁月的际遇中得到了完美的融合。

由于金融家庭的熏陶,楼霁月从大一始就对金融投资兴趣浓厚。她拜师学习资产配置理论,在股市中看K线、做波段。大学毕业后,楼霁月进入到一家投行工作。后来,楼霁月偶然认识了易理华,因此开始接触比特币。

楼霁月喜欢美剧《傲骨之战》。女主角黛安的父亲是一名检察官,他告诉女儿:“人的成就要看你这一生树立的敌人是怎么样。 如果你树立的敌人越强,证明你可能触碰到的利益就越高。”同样,楼霁月的父亲也给了女儿心灵上的支持和安慰。

去年“94”之后,币价大跌,楼霁月很紧张,她父亲则认为:“国家之间的货币战争一天不结束,作为金融另一标地的数字货币,它就会一直存在。正是由于存在这种利益冲突,才会产生政策对立面的新事物。”快要放弃比特币投资的时候,这段洞察利益和本质的见解,让楼霁月重拾信心。

如果不是原生家庭培养出来的金融素养,如果没有投行的工作经验,如果没有父亲的开导,即使楼霁月赶上比特币的风口,也未必能有今天的财富。

毕业后,楼霁月对资产配置和量化交易已深有体会。楼霁月有个朋友,二人很就早讨论过互联网泡沫、房地产泡沫的问题。她说:“那时我们就预测到了今年(2018年)下半年的熊市。”于是,楼霁月逐渐减持股票,也没有投资房产。但楼霁月认为,目前的区块链也同早期的互联网一样,存在巨大的泡沫。对有些币种,她会在一个预期的高点迅速出手,所以,当EOS涨到15美元的时候,她清掉了85%的仓位。

接受耳朵财经采访前,楼霁月在楼下遇到了易理华的老乡——一家百亿规模基金的创始人。经常接触这些身价过亿的同行,如何界定有钱和财务自由,成为了楼霁月心中的一个疑惑。

“当站在一个位置向上看的时候,就会永远看到比自己更高的人。这不是财富层面的羡慕,而是对他们拥有清晰的认知、宽广的视野非常羡慕。如果单纯地羡慕财富,我就会在币价的最高点离场。”

楼霁月和易理华相识之初,二人都没有太多积蓄。两人租的每月1800元的房间,仅能放下一张床。“我的衣服都得挂在门上。”楼霁月说。

在财富和事业跃上一个台阶之后,楼霁月不用再被最基础的生活需求所束缚,她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什么事情值得再去拼一拼。而做成数字货币市场里面的银行,是楼霁月的最大愿望。

操盘金刀还是幸运宠儿?另类视角下的楼霁月

/3/敬畏财富的人,才深知自身的渺小

有一个故事。一个男孩子在他很年轻时就实现财富自由了,但是,他很害怕自己驾驭不了这些财富,于是他就去研究过往所有破产的人是如何由富变穷的,他发现没有人是通过花钱把自己花穷的,而是投资失败才一贫如洗。

在获得巨额财富之后,很多人不知如何去驾驭财富,楼霁月也经历过这个阶段,后来她才明白:学会敬畏财富的人,才深知自身的渺小。

“最初拥有几千万的时候,我还蛮挥霍的,而且挥霍也很幼稚,比如吃东西很浪费。易老板及时转变了我的观念,说我如果按照这样下去,就做不了更大的大事——不能让自己的人生设限这么低。”这是楼霁月转变的起点。

“我就觉得成功是什么鬼,有时候不是凭着真正的实力,是市场推着你走,你没什么好骄傲的。大家好像觉得我们这行业很有钱,就我个人的钱,滴滴和快滴打两次价格战就烧没了,你有什么有钱?整个币市市值,可能连亚马逊市值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对此,楼霁月很感谢她的父亲和丈夫易理华。

追逐财富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目标。楼霁月在她追逐财富的过程中,对人、事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

“雌雄大盗”和“金童玉女”是不同的人赋予她和易理华的不同称呼。楼霁月在经历人生中第一次负面新闻的时候,她不知如何回应,只在朋友圈发了一张易理华帮她剪脚趾甲的照片。 她说:“我当时还是和媒体朋友沟通太少了,他们也有自己秉承的原则,但只要不伤害我的家人就行。”

楼霁月经常把李林和徐明星的话读了一遍又一遍,“他们两个人都讲到,对人性的把握,可能是人一生的难题。”后来她向与人请教:“如果有一个不坏的人,他的原则可能跟你不是很相符,但是他还是可以为你的企业带来利润,你会和他共处吗?”

前辈告诉她:“你的企业还太年轻。如果你真的要走到你想要的那一步,需要的合伙人应该是同舟共济的,他一定是可以和你共同渡过难关的。”

“我不是一个很圆滑的人,管理的艺术也有限,但我坚持这个准则。”楼霁月说道。

国美电器的老板黄光裕入狱后,杜鹃告诉黄光裕:“我还你一个更好的国美。”易理华对楼霁月说:“两个人在一起是一种义气。特别是在同一个行业里的时候,应该互做对方事业上的靠山。少了任何一个人的一生,就好像少了半壁江山。”

楼霁月告诉耳朵财经:“我认识易老板的时候,他跟现在真的完全不一样,胖,普通话也不标准,衣服穿得巨丑。然后我们那时候都没什么钱,我也不了解他在做什么,他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公众号《拾遗》里有篇文章讲到,婚姻的真正价值体现在人生的黑暗面。”

然后,她笑着说,“所以,婚姻和事业哪个更重要?我觉得二者并不冲突,是可以融合的。

(转载有删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