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STO挽救FF_贾布斯魔幻狂想曲

  • A+
所属分类:观点
摘要

互联网到虚拟货币,老赖到梦想家,比现实更魔幻。在互联网行业中,鲜有像贾跃亭这样的争议人物。他曾站在巅峰为人敬仰,又缕遭变故备受质疑。在他的故事里,商界首富、当红明星、科技大佬……出场的人物多是身份不凡

互联网到虚拟货币,老赖到梦想家,比现实更魔幻。

在互联网行业中,鲜有像贾跃亭这样的争议人物。他曾站在巅峰为人敬仰,又缕遭变故备受质疑。

在他的故事里,商界首富、当红明星、科技大佬……出场的人物多是身份不凡,留下的故事也足够传奇。

从基层公务员到估值过千亿的乐视网创始人,再从互联网逃离只身赴美造车,贾跃亭的梦想之路几多坎坷,可谓经历了一次次的“窒息”。

有人说,贾跃亭不是普通人,因为普通人承受不了这样跌宕的人生。但他的经历却像是一场魔幻狂想曲,从互联网到硬件到汽车,这一次又到了当前令人癫狂的虚拟货币世界,比剧本更加离奇。


初创业敢打敢拼

1973年出生于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父亲是中学教师,母亲是家庭主妇,也只是一个普通家庭。

1995年,时年22岁的贾跃亭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毕业,之后到垣曲县地方税务局担任网络技术管理员。

一年后,他就下海成立了山西垣曲县卓越实业有限公司,做煤炭、印刷、运输、钢材买卖、电脑培训,还办了一所“垣曲卓越双语学校”,基本什么赚钱就做什么。

1999年7月,贾跃亭设立太原市西伯尔电子工程有限公司,2002年,贾跃亭又成立“山西西伯尔”。后因业务不断扩大,第二年贾跃亭到北京创建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从此来到北京。

2004年乐视网在北京成立了,贾跃亭的互联网的传奇故事也就此展开了。初入互联网行业,由于在影视版权上的积极布局,乐视网赚了第一桶金。

之后贾跃亭成功将乐视网送上A股市场,再加上在手机、电视、汽车、体育等领域的扩张,乐视股价持续飙升,最高市值曾高达1600亿元,而贾跃亭的身价也突破500亿元。

贾跃亭一时风光无限,成了和马云、李彦宏、马化腾同级别的行业大佬,经常一起出现在公众活动中。

短短几年时间,贾跃亭几乎走过了某些互联网大佬的“二十年”,他也成为当时互联网行业的创业传奇。

在2012年的一次产品发布会上,贾跃亭身穿黑T恤、蓝牛仔裤,言谈举止颇像苹果的灵魂人物乔布斯,自此留下了“贾布斯”的称号。

用STO挽救FF_贾布斯魔幻狂想曲

就像人们称雷军为“雷布斯”一样,这个称号在起先是个很高的荣誉,但是放到现在可能更多增加了戏谑的意味。

贾跃亭在商业上勇于尝试,显现其丰富的商业头脑。他总是善于发现商机,又敢于多方出击。有人说,后期乐视网的生态化反便是这种商业策略的集中爆发。

众所周知,乐视网的跌落就源于过度的扩张,饼大了并不一定好吃,它让乐视网的迅速走向繁荣,又藏着危机,当然也给贾跃亭留下了翻身的一些机会。


乐视巅峰坠落

也许,我们都像贾跃亭为梦想窒息过,享受过站在巅峰的喜悦,但往往站的越高摔得越狠。

在经历过几年的迅速扩张后,乐视的危机终于显现,尽管之前表面上一切充满生机。

2016年底是贾跃亭魔幻狂想曲的新开始,此后的他不在一帆风顺,坎坷磨难接踵而至。

危机爆发前,贾跃亭通过建立数目繁多的子公司,构建了一个偌大的乐视生态体系,涉足影视、电视、手机、体育、汽车、金融甚至地产等多个领域。

这种架势也征服了诸多投资机构,据悉乐视通过多个渠道融资过数百亿元,同时对外投资更多。

乐视急于建立自己的生态版图,在烧钱的路上一去不返。

2016年11月6日,资金短缺问题终于被重视,贾跃亭发布全员内部信,称目前资金比较紧缺的问题还是集中在手机上,主要是手机供应链的问题,并反思因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宣布要停止烧钱扩张。

而据不完全统计,乐视手机波及到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欠款规模达数十亿元。

用STO挽救FF_贾布斯魔幻狂想曲

当年乐视手机为抢占市场份额以低于市场的价格销售,使得销售现金流完全无法弥补其成本,导致资金短缺,出现对上游供应链出现欠款。

也许起初贾跃亭并未重视这个问题,但是日积月累,自己缺口越来越大。

另外,2016年6月乐视花巨资收购酷派,乐视移动持有酷派集团的股票约占28.90%。但没想到并未捡到宝,酷派长期处于严重亏损状态,使得乐视的危机雪上加霜。

此时乐视的危机还仅在手机板块,尚未扩散开来,但乐视的巨大危机正在酝酿之中。如果资金链不能恢复,更大的危机到来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话说贾跃亭也是人缘通广,到了17年初事情出现了转机。2017年1月13日,孙宏斌的融创中国150亿元投资乐视旗下多项业务,给乐视网补了血。

但是,2016年年末突然爆发的乐视危机虽然表面上看是偃旗息鼓了,但这150亿元并未彻底将乐视拖出泥潭。

在乐视投资者交流会上,贾跃亭谈到自己是全世界最穷的CEO。并表示自己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到乐视生态体系当中,一家8口人,现在住的房子就是一个不到200平米的房子,他称自己希望把所有的资金,精力投入到乐视生态的事业中。

乐视就是一个巨大的烧钱机器,如果不改变原来的“放血”策略和扩张态势,再多的资金也无法拯救。

不知道贾跃亭和孙宏斌到底有了怎样的深谈,孙宏斌才会接手乐视的烂摊子,并把乐视看成是自己的梦想。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2017年9月,在融创年中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这样说道,之后摘掉了眼镜,当众抹泪。

用STO挽救FF_贾布斯魔幻狂想曲

今年年初,孙宏斌终于承认投资乐视是个失败,“乐视我亏165亿”,计提为零了,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

他还表示不会再投贾跃亭造车。或许孙宏斌是被这一次乐视网的投资给伤了。

2017年,乐视继续在危机中越陷越深,从资金断裂、裁员、高管调整、易到事件……事态开始逐渐蔓延。

多家银行上门催债,要求乐视返还借款。2017年6月,有25家供应商联合向乐视发出催款函。第二天,20多名乐视手机供应商在乐视大厦下一字排开,要求还钱。

这个供应商风波很久都未平息,贾跃亭也做了各种保证会返还欠款,但众人终究还是没等到他“下周回国”。

此外,多家基金下调了乐视网的估值,乐网俨然已经成了“妖股”。债务危机也从乐视移动已蔓延至乐视系上市公司。2017年7月27日,酷派集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收到平安银行的民事起诉状。平安银行请求判令借款人立即向其偿还贷款本息共8000万。

乐视公司信用体系在这场危机中受到巨大冲击,乐视控股和乐视移动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7年6月28日,在乐视2016年度股东大会上,贾跃亭承认,乐视资金链危机远比想象中要大,其间犯了一些错误,这些误判直接导致乐视非上市公司的体系和资金反而比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

2017年7月3号,贾跃亭夫妇及其乐视系的三家公司共计12亿资产被冻结。

2017年7月6日,贾跃亭在微博发布声明,表示将承担一切责任,还清全部欠款,还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并辞去上市公司CEO,但仍旧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

而就在发布微博声明的两天前,贾跃亭早已离开北京飞往美国,从乐视的泥潭中抽身扑到了造车上。

北京证监局曾发布通告,责令贾跃亭于2017年12月31日前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配合解决公司问题。

对此,贾跃亭发布关于《北京证监局责令贾跃亭回国履责通告》的回应函,称已委托贾跃民先生于2017年12月29日下午前往北京证监局进行了当面沟通和汇报。此外,贾跃亭还表示,委托甘薇女士、贾跃民先生全权代理其行使上市公司股东权利和履行股东责任。

但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大众没能等到贾跃亭回国,回来的只有甘薇。

甘薇回到国内,就在微博连续发声,宣布自己将负责解决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同时还为贾跃亭澄清,称贾跃亭减持股票的钱(减持所得97亿,缴税20亿)和质押股票的贷款(质押贷款余额69亿,2014年至今利息支出17.4亿),股权投资约16亿,经营投入约152亿。不但没用于个人及家庭使用,还替公司担保100多亿,个人及家庭两套房产和资产都被冻结,负债累累。

也许贾跃亭在飞离北京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造车的艰难,也准备好了抛掉一切的决心。但他可能没想到世事多变,尘世多坚,人心难度。


FF与恒大

贾跃亭赴美后本想一直专心造车,但是事实却不如他所愿。

首先是乐视的危机并未得到解决,今年9月22日上午10时,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上,持续24个小时的乐视控股所持股权司法拍卖结果出炉:融创以7.7亿元的总拍卖底价,接盘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融致新、乐视影业资产。

这意味着乐视的核心资产已经和贾跃亭没有了关系,看到养大的孩子被带走,不知贾跃亭是喜是忧。

另一头,贾跃亭和顾颖琼的官司也一直闹个不停,到今年10月29日中有了结果。美国法院对顾颖琼发出永久性禁令,永久禁止顾颖琼对贾跃亭进行虚假言论攻击,同时也禁止顾颖琼联系贾跃亭的公司员工、债权人等等。

与顾颖琼的官司耗费了贾跃亭不少心力,也给他的个人形象带来不少负面影响,尽管最后他赢了。

FF的造车也不算顺利,期间多位高管和核心人员离开,公司因财务问题陷入窘境。为此,贾跃亭积极奔跑需求融资。

艰难度过上半年,贾跃亭的FF终于迎来一次转机,而对方正是许家印的恒大健康。

2018年6月25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宣布以67.467亿港元入主贾跃亭的FF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

用STO挽救FF_贾布斯魔幻狂想曲

双方达成协议,恒大将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分三次支付给FF公司总共20亿美元投资金额。恒大向FF支付了第一笔8亿美元资金。

类似于当年孙宏斌对乐视网的雪中送炭,FF找到发展的机遇,量产的目标也被提上日程。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似乎贾跃亭的造车梦想马上就要实现,即将再次登上人生巅峰。

7月13日,在美国洛杉矶市FF公司总部,贾跃亭和FF全体高管齐集,隆重迎接许家印,陪同他参观造车工厂。

8月28日,FF在美国汉福德工厂举行了首台预量产车的庆祝仪式,宣布FF在生产准备,产品测试等方面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为按时量产奠定了基础。

贾跃亭此时距离自己的梦想只在咫尺之间,但谁又能知道事情随后就有了变故。

国庆期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贾跃亭在没有达到合作协议条件的前提下,就要求恒大支付7亿美元后续投资款,并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请仲裁,要求剥夺恒大在FF公司的融资同意权,解除与恒大的所有合作协议。

随后,FF公司发布声明称,是恒大“在没有合法依据的情况下拒绝履约”,恒大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

关于这一场罗生门的辩论曾引起舆论狂潮,也让FF再次陷入了困境。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否决了贾跃亭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要求,并否决了贾跃亭临时提出要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要求。

但是幸运的是,鉴于FF在目前的资金状况下濒临破产,为了保护恒大等所有股东的共同利益,仲裁允许FF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恒大投后估值,恒大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短时间来看,恒大不会退出FF,并对公司的决策仍有一定影响。贾跃亭虽然仍然掌握FF的绝对控制权,但是面对恒大的要求也是十分无奈。

为了获取足够的融资度过眼前的难关,今日,FF再发布《Faraday Future 就恒大健康再次违约行为提起紧急仲裁的声明》,而如果胜诉将会为FF解决短期资金问题打开一条通道。

声明中FF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要求解除恒大健康对FF的资产抵押权,以获得合理的债权融资,用于保障员工工资、供应商应付账款的支付,以及继续推进FF 91量产交付和启动FF 81回归美国量产的相关工作。

可以看到,此时的FF已经陷入异常困难的境地,如果不能及时获得下一轮融资,可能会影响其量产计划。

贾跃亭一心想把恒大赶出FF,但是一切却变得艰难。

可谓祸不单行,此时王思聪也向贾跃亭发难,仲裁要求乐视体育赔偿9785万元。

据悉,王思聪旗下的北京普思是在2015年入股乐视体育,为乐视体育A轮融资方,目前持有乐视体育3.96%股份,为乐视体育第八大股东。

北京普思称,乐视体育的违约行为严重损害了股东利益,其持有乐视体育的股权价值贬值,投资成本面临全部亏损,依据协议,乐视体育应赔偿北京普思的损失。

FF的路怎么走呢?贾跃亭又一次遇到了生死难题。


STO和IPO

贾跃亭总能在绝境重生,这似乎成了一个梗,就是那么魔幻。

就在今日早间,据36氪报道,区块链公司EVAIO希望在三年内通过STO方式投资FF总计 9 亿美元。

一下子又让人看到了希望,但是此消息并未得到FF和贾跃亭的证实,或仅只是EVAIO一面之词。

一直以来,关于FF融资消息都是由贾跃亭对外宣布,但这次贾跃亭并没有任何回应。另外据区块律动调查,公开资料显示EVAIO宣称的总募资额为10万个ETH,而按照现在的价格计算,总募资折合人民币约为1.5亿元,这与9亿美元相差甚远。

综合因素看来,EVAIO投资贾跃亭的消息可能仅是一个闹剧。

看来区块链救贾跃亭的戏码是没有了,多少让人有点失望,真为贾布斯空欢喜了一场。

不过就在下午,贾跃亭在FF美国战略会上宣布,计划将FF的IPO时间提前至2020年,来自美国及中东等地的主权基金已成为FF的潜在投资人。

用STO挽救FF_贾布斯魔幻狂想曲

IPO可是比STO靠谱一万倍的融资途径了,华尔街的资本们能给贾跃亭带来无限可能。

据悉,详细的融资计划为:2019年一季度前完成第一阶段5亿美元左右的A+轮融资,用于完成FF 91的量产交付与支撑FF 81的研发;2019年年底前完成7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用于完成FF 81的量产交付及后续车型、市场布局,初步计划在2020年正式在美国独立IPO,完成FF第一阶段的布局。

同时,贾跃亭宣布FF将推行“合伙人制度”,而他将拿出个人股权的64%用于员工激励。贾跃亭还在讲话中透露,FF 91的第二台预量产车将在下周下线,更多的预量产车也在持续打造中。

这番IPO的宣言向外界传递了很多关于FF的梦想和希望,梦想总是要说的,万一实现了呢。

贾跃亭的演讲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满激情,他多次强调要收回FF中国的控制权,称这是一场“正义之战”,胜利属于正义的一方。

“FF 91量产只差“临门一脚”,距离FF第一阶段成功仅一步之遥,在这个无比接近梦想实现的时候,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放弃,我们也绝不会放弃。”他说在妥协和抗争之间,一定会拒绝妥协而捍卫梦想和众人的长期利益。

在一场危机还未消失前,贾跃亭又给他的支持者带来了希望。目标虽然远大,但贾跃亭又重新回到了向前冲的状态。

这让人想起他的那句同样具有巨大鼓动性的话语,“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