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吴忌寒:比特币的优势终将被摧毁

  • A+
所属分类:人物
摘要

原标题:独家对话比特大陆吴忌寒:比特币的优势终将被摧毁85后的北大毕业生吴忌寒,在币圈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不仅带动比特大陆这家年轻巨头成为矿业巨头,自己也被誉为比特币界的霸主,2017年8月,一次

原标题:独家对话比特大陆吴忌寒:比特币的优势终将被摧毁

85后的北大毕业生吴忌寒,在币圈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不仅带动比特大陆这家年轻巨头成为矿业巨头,自己也被誉为比特币界的霸主,2017年8月,一次比特币分叉再次让比特大陆名震江湖,上周,比特币现金社区的再一次分裂,也再次把吴忌寒和比特大陆推向风口浪尖。荣誉和争端背后,有着吴忌寒对比特币怎样的期望和价值观?比特大陆的存在,对于币圈来说,是一种去中心化的辅助手段,还是又一次算力的垄断?今天的区块链拾遗系列,你将在我的采访中听到更多纪录片背后的故事。

 

一佳:很有意思,刚才说道您第一次了解到比特币觉得那个是你曾经梦到的东西,那梦是什么样子的?

吴忌寒:在大学的时候看过一些关于货币历史的一些书,货币学的理论,还有支撑货币在人类历史过程中发展的一些历程。因为有一段时间对货币这个现象还是非常好奇,当然那段时间其中的学习本身没能够有什么成果啦,但是当在2011年再次看到bitcoin的时候呢,就一下子就能获得比当时绝大多数人都深刻的理解,这个东西一定会工作,它也一定能够建立起它自己的一个虚拟的社区,它也能够成为一个经济体,它一定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一个货币的作用。

 

一佳:我听说您是把白皮书翻译成中文的那个人?

吴忌寒:对,因为其实我看到跟bitcoin有关的事实上是用综述和一些博客,那么我自己为了更好的理解和学习它,在2011年年底的时候呢就决定动手来翻译白皮书的原文

一佳:那后来有没有开始尝试挖矿?

吴忌寒:我是在12年的时候开始接触到挖矿的,12年的时候接触到挖矿不得不提到有一个网站叫gobse.com,它这个意思是说globle bitcoins stock exchange。因为bitcoin它这种资金不受管制嘛,它就有一个网站,一些enterprise就可以在这个网站发售自己的股票融资融bitcoin。而当时这个网站上所谓的这个企业呢其实大部分都是做挖矿的,因为挖矿是一个现金流特别恒定的活动。它会每天都分红,其实你可以对未来的现金流进行预测,这非常像是一种债券了,这个对学金融的人来说就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市场。可以通过自己的研究来做一些很好的投资,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研究的是bitcoin money。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就越学习越多啦,然后结交的人也很多,到最后也就对挖矿这个领域非常的了解。

 

一佳:后来在2012年了解到了挖矿这个产业是这样的,有这么一个玩法,你当时有说我来挖挖矿,还是说你怎么发现了这个行业当中的一些机会?

吴忌寒:2012年的时候呢,有一位创业者他的网名叫做fried cat,烤猫,他有在网上跟我交流,他提到实际上自己可以来做asic。其实经过简单的计算呢,这应该算是一个利润非常高的活动啦。但当时他融的钱虽然非常少,但是也没有太多投资人支持他,那么应该是我和他一起经历了很多波折吧,最后也是通过gobse.com这种公开市场的这种融资,获得了第一笔资金,然后做出了世界上第一颗bitcoin这个挖矿的芯片。

那么当然到了2013年的时候呢,我在那个公司的股份并不太多,但到13年的时候也看到了整个行业的竞争和未来发展的动态变化趋势,就决定在13年的时候来做bitmain这家公司。

 

一佳:所以12年的时候你和fried cat你们是做了第一个挖矿的芯片?

吴忌寒:

一佳:那这样一个芯片在当时是跟普通的芯片有什么不同?一开始大家认为就是cpu是吧?

吴忌寒:因为cpu和gpu都是为通用的计算去考虑的,那么他的功能会更加的强大,就是它在执行特定的运算任务的时候呢,效率并没有达到极致的。但如果说你是专门来设计专用的集成电路来做成asic的话,那么它的成本、速度还有能量消耗,会占据两三个数量级的优势。

一佳:当时我记得在2013年的时候,其实很多人都盯着挖矿机这一块。我还记得我还帮过在中国的朋友在美国买过蝴蝶机,专门带回来,而且那个时候还脱销,得定好长时间才能拿到那个货,当时什么样的一个局面。那时候应该是刚兴起吧?

吴忌寒:但是我自己做了一个表格,大概统计了一下全世界有25家公司在做这个方向,或者至少他们声称要做这个方向。但我们应该是在2013年11月份的时候,第一个把产品推向市场。而且我们扭转了整个市场一贯的模式,我们是买现货。

 

一佳:之前都是期货是吗?

吴忌寒:收到款我们立即发货,这个在行业当中在那个时候之前是没有过的。然后我们产品的运行也非常稳定。其他有的这种产品呢它们遵循着在pc时代的一些陈旧的观念,它们没有能够正真的去为mining这样的一个方形进行设计。

所以他们在运输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挑战,会发生大面积的到货即损的doa。但是我们的矿机设计呢可以说到今天整个行业都沿用了我们从13年11月份推出的整个设计的形态,他是非常适合来做mining的。而且整个运输、运行的过程都能保证比较较稳定的这种状态。那么我相信在那个时候我们机器的稳定,可靠的发货,为我们一下子打开了整个行业的局面。

一佳:我看到现在报道写每十台挖矿机就有一台是来自比特大陆?

吴忌寒:没有可能有十台挖矿机只有一台不是比特大陆的。

 

一佳:为什么能做到如此大的市场份额,你觉得是哪一代产品给比特大陆带来了飞跃式的提升,变成这个行业一个不可竞争的霸主?

吴忌寒:其实在2013年到2015年之间整个行业呢他们都在同时追求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做最先进的工艺,第二件事情是对芯片进行全定制的设计。bitmain我们的创业团队一开始我们不会做全定制设计的,因为full customer design这种技术呢他是集成电路最古老的技术。等到中国的业界开始做半导体设计的时候呢,是很少有人会做全定制设计的。那么我们整个团队也经过两年多的时间去整合有关技术,去学习,然后去把它整合到我们整个的设计流程中来,去真正的获得这种技术。我们的功耗是最好的,我们的成本在当时是绝对领先于对手的。那么到了15年秋天的时候,10月份,我们推出了我们s7的那代矿机,那带矿机是奠定了我们在这个行业绝对的领先地位。

 

一佳:现在说到这个矿池啊,刚才你也讲到,全球最大的前两个都在比特大陆,那大家就会有一些讨论,这个算例都集中在 比特大陆的bitcoin,但这个行业的思潮却是去中心化,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吴忌寒:这个问题从一早这个行业的发展、争论到现在其实一直都存在,但是在这个proof of work这个行业的竞争当中呢,竞争的过程当中它的规模效应确实也是难以避免的,它也跟人性的一些弱点有关系,比方说我们之所以能集中很大的算例,也来自于客户对我们的信任,人人类社会中,信任关系的品牌是非常难以建立的。而矿石和矿工之间也存在着非常复杂的关系,这也就导致如果一个做的矿石如果能够去欺骗他的客户,客户也不会愿意把他的算例指向到随随便便的某个矿石,像这样的品牌实际上会构成一定的竞争壁垒,在硬件生产研发等方方面面他也会存在着一些规模优势。其中呢,这可能是这个生态难以辨面的一个现象。但好在这只是这个生态的一部分,它有集中的趋势,但整个生态它也有对抗它的趋势。比如说在挖矿上,看似好像很有优势,能获得更低的成本,其实也并不尽然。现在像很多便宜的店,的成本的一些设施,它现在都是分散化的。我们今年呢也推出了集装箱的挖矿,去帮助那些小矿工去更好的运营这些矿产。所以我觉得这个集中和去中心化这两种力量在挖矿过程中是必然存在的。那么当这种集中化到了一定程度呢,整个社区也会出现很大的意见。比如说要是我们的矿石集中到了50%-60%了,那就会有很多的矿工主动要求把算例切走,去降低这种风险。

 

一佳:会不会有这种情况是说,很多算例都在我们这里,你是可以控制这个网络的,你们有更大的话语权么?

吴忌寒:其实它blockchain这个协议,矿工对他有更大的影响力,现在看可能确实是如此,但不是说拥有更大算力就可以控制影响力,这个是不正确的。那些非挖矿的节点他们也了解这个整个协议的共识机制,如果这个矿石做的一些事情时违背了这个共识机制的话,其他那些节点他们就会发现这些现象。知道区块链上面所运行的那些货币也好,资产也好,它的价值来源于整个这个社群对它的共同的认同。

如果这个矿池做出了不利于网络的这种事情,它会导致比价大幅度的下跌。这是第一个层面。第二层面,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客户的利益将会受到极大的影响,而且整个网络是非常公开和透明的,一旦我们的客户发现,他们就会知道是我们的矿石做出了非常不好的事情,他们就会意识到他们的利益也受损了,他们就会把他们的算例移到那些好的矿石那里去,最终我们的客户也丢失了,整个网络也受到了这种破坏性的冲击,最终利益受损最大的还会是我们公司。

 

一佳:刚刚说到扩容和拥堵,你认为比特币是在设计的时候就造成它不能处理这么多的交易,还是有其他原因造成的?

吴忌寒:我认为这只是那些认为区块不应该扩张的人,我们叫做‘小区块分子’他们的谎言,比特币在技术上是能够扩容的,就是现在bitcoin cash这个 block size的这个上线应该是32兆,对网络健壮的运行没有任何问题。

 

一佳:但是这个32兆在未来,因为一直扩大肯定是有一个限度的,如果这个限度被达到了,你认为这个下一限度的扩容应该怎么实现呢?

吴忌寒:这个涉及到我们在扩容的时候有设计图,两条线路,一条是链条扩容,一条是链外扩容,就是做second layer。我其实是非常现实主义的人,我会认为客户的需求、用户的需求才是最为重要的。用户希望会有非常便宜的这种支付的费用,就应该现在就满足他,因为扩容技术现在最成熟就应该现在就提供,其实做多层次扩容这种技术本身是不成熟的,我相信链扩本身有很大的空间,本身就可以支撑起VISA这样的支付网络的运行,本身网络支付在未来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我们在去考虑链扩的可能性的时候呢,我们有充分的时间再去开发链外这样的技术,这时候呢我们可以再去提供给市场、提供给客户使用。

我觉得任何能够满足客户需求的技术应该得到迅速的去部署,去实施。而不是当有一个技术方向它能够满足市场的时候让客户去等着他,这是不对的。

一佳:所以你是不反对lightning?

吴忌寒:不反对,其实我和lightning的作者是好朋友,他个人也是非常聪明的人。而且如果我们去读lightning的文章去理解的话,我们知道lightning的work是需要大区块去配合的。这些都是我认为在政治化的辩论当中被刻意隐瞒掉的一些东西。

 

一佳:刚刚我们说到政治化的一些讨论,为什么有的人他不愿意去做大区块?它是冲着一个什么样的利益点呢?从您的角度或矿工的角度又是什么样的利益让您坚持一定要走扩容和大区块呢?

吴忌寒:坚持小区块的人呢我相信有这么几个理由,第一个是他们认为比特币不用该做硬分叉,因为如果比特币做了硬分叉那么这个共识协议的改变,比特币作为电子黄金的地位会受到大大的影响。

第二个观点呢是认为比特币的去中心化作用非常重要,每一个人的电脑都能做串接点,区块扩大也就意味着串接点数量的减少,比特币去中心化特点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再有就是我们相信,比特币逐渐的区块被限制住就会有多层次的网络被发展出来,未来的transaction的网络发展出来,费用就会由多层次网络的人来进行收取,他们也是反对这个区块扩大的主力军。第四点呢就是在bitcoin社区意见里很有影响力的这些人,他们自己有购买其他的一些outcoin,如果bitcoin交易受到拥堵的话,这些拥有outcoin的人个人会受到极大的好处。

一佳:从你们和矿工的角度来讲,你们为什么会要大区块?难道对矿工来说小区块不是可以拿更多钱么?

吴忌寒:这个地方我想这么来讲这个问题,这是社区矿工的一个误解,其实从整个历史的角度来讲,我们应该不要参与这种争论。有句话叫‘闷声发大财’这样我们会在经济利益上赚的更多。但是为什么我个人选择了进行这样的辩论,因为我自身也是一个bitcoin早期的一个投资者,中本聪的白皮书是我翻译的,对经济网络未来的扩张我拥有我自己的热忱,和自己的愿望。我希望它能做作为一种迅速使用的经济结算货币有一种价值储备能够迅速的在经济范围内拥有一席之地,是有这样的passion存在的。但是恰好我自己运营了这么一间公司,可以讲是这样的passion主导了在这样一个辩论中的这种角色。从我们公司的business的角度来讲呢,我们是一件卖硬件的公司,而且我们也可以长期的把自己定位成如此,我们对社区这些他们每天都在争论的事情,我们也没有想去参加讨论。

一佳:你认为bitcoin cash能取代bitcoin么?

吴忌寒:我相信长远的货币的开发、用户的获取、应用的开发、整个生态的发展上面,一个具有这样非常低成本交易手续费的这样的货币,它本身现在起点的这个用户人数也不少,我相信它具有巨大的竞争潜力。如果bitcoin继续保持他高手续费的这样的政策的话,我相信他被bitcoin击败,或被其他竞争对手击败是迟早的事情。这也是我在15、16、17年对bitcoin感到忧虑的原因。它自身开始进入拥塞,他的网络效应和优势就可能被摧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