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陈伟星:我未来的工作,围绕IOT和区块链

  • A+
所属分类:人物
摘要

区块链像一个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江河,向历史的远方奔腾而去,有人埋头淘金,有人建码头,有人创帮派,也有人乘着巨浪寻找未来,也有人翻船……

11月19日出现在2018区块链新经济杭州峰会上的陈伟星,比7月“打车链”VVShare乌镇发布会时的意气风发、锋芒毕露,多了一点沧桑感和谨慎。

“市场比我们想象的更糟糕,”陈伟星说,“市场现状已经跌去90%,我估计还会跌掉50%,如果区块链没有价格、没有流动性,你的区块链还有没有用?你是在做实际应用,还是在搭建一个炒币环境?”

每一次质问,似乎都能听见陈伟星这段时间对自己的发问。最后陈伟星说,“市场在冷静后才是区块链应用时。”又或许,这句话才是陈伟星内心对自己最大的价值衡量。

与其说这段时间被媒体各种质疑项目停滞,不如说厚积薄发似乎更准确一点,在一击必中之前,所有的低调都是为了修炼内功。

不过,低调的时候是真的低调,只要站出来怼人,也是真的怼,陈伟星还是那个陈伟星,敢说敢做,骨子里透出一股劲:我们不一样!

骗了钱不想还的人才想离开,比如杨宁、朱潘、李笑来……;

“算力大战”本质是两个领袖花钱唱了一台大戏,争着当中心;

“告别币圈”是骗子的脱身伎俩,离开的人都赚到了钱;

全世界的通证都在证券化,这是负责的表现;

我创业最擅长的是把一个新技术定位到实体产业里;

法律必须是要通过政府来实现的,光行业的自律是不够的。



……

双面陈伟星:我未来的工作,围绕IOT和区块链

“不聊过去,只说现在”

“我对打车软件没有执念,都是媒体杜撰出来的,这个事情过去很久了,他们过得也不是很好,我们也有新的兴趣。”

围绕在陈伟星身上的始终躲不开当年快滴大战时和程维的较量,只是这一次,我也无意于再提这件事,确实是性格、手段毫不相似的两个人走了两条不同的路。

不聊过去,只说现在。聊聊沉默的4个月里,陈伟星都在想什么?

“无论区块链有多少人,有了多少的财富效应,最后它都要是用来解决问题的,所以说我一直想不明白,或者是全世界都很少有人想明白到底区块链真正用来干什么?原来我记得大数据刚出来的时候,说大数据就好比一个十岁的孩子谈性,每个人都在谈但是都不知道是什么,因为大家都没有经历过,区块链现在也是这样的情况,很多人在谈论,甚至很多人认为自己不懂区块链就认为自己落伍了,但是事实上也没有那么多人懂。”

这是陈伟星的开场,他这次最想聊的东西不是他的项目,而是区块链的发展和治理。在他看来,“比特币的共识是非常弱的,大家越来越少的妥协和共同愿景,各自为了掌握各自的权利而在竞争,而区块链是一个为了妥协和合作的机制,不是一个谁比谁更强大的技术。”

BCH的世界算力大战,让沉默许久的陈伟星不得不站出来说几句,“我并不喜欢他们这样好像在操控一个社区未来走向的做法,跟我的愿景不太一致,我们价值观上不一样。”

陈伟星说,未来区块链应该没有人控制的,他认为比特大陆和澳本聪等等人的愿景是建立在希望自己更强大,希望别人来听从自己,这违背了区块链的价值。

“未来区块链应该是大家互相合作达成妥协的社会。”陈伟星强调。

但从过去种种言论看,陈伟星似乎从未对对任何人妥协过,如今,在互怼的对手逐渐人设崩塌离场之后的陈伟星,似乎对妥协这个词,有了更深的见解。

人的两面性,或许本身就是一种妥协。

双面陈伟星:我未来的工作,围绕IOT和区块链

“我们在创造这个行业,而不是在这里创业”

在陈伟星对这个行业的治理和规范上,他总结了三点,他第一个点名到了媒体,我不知道他对媒体的认知是多少,显然他对媒体的理解参杂了过去许多复杂的情感,但陈伟星确实道出了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

第一、我们的媒体、我们的从业者,需要能够自律,大家如何建立一套规则,不是欺诈老百姓的共识,我们才可以跟政府进行沟通,让政府制定相应的监管。

第二、政府的监管,需要政府有很多的专业技术人员,研究到底如何不断制定相应的监管措施,行业内的领袖、从业商应该努力跟政府进行沟通,一起合作发现治理方法,我们的法律必须是要通过政府来实现的,光行业的自律是不够的。


第三、技术的方案。区块链毕竟比原来的证券法要先进,我们有了这样的技术,区块链有了这些共识,有了组织,我们就需要进行治理方法,需要自律、技术协同和政府,三个手段把治理变成一种科学的治理方法,让它最终能够服务一群为提高生产力合作的人而合作,而并不是一群为了把别人口袋的钱放在自己口袋里的人而合作。

基于上述三种想法,陈伟星和他的VVshare也在朝此努力,“我们用价值token流动的方式做实验,首先在打车领域,因为打造这个事情比较容易,只用把司机和乘客打造一个闭环。”

似乎一切都按照预想的方式发展, VVshare也得到了杭州市政府的支持,虽然进展缓慢,但是我认为主要受制于区块链技术的发展,目前还没有除了金融属性之外,结合实体经济的公链成功。

“不割韭菜,与劳动者统一战线。”是7月份陈伟星举行发布会时的诺言,如今他仍然在提。面对大象区块链记者提问怎么看待币圈大佬纷纷告别币圈,他说,“告别币圈是骗子的脱身伎俩,离开的人都赚到了钱,骗了钱不想还的人才想离开。”

诚然,区块链行业应该是每一个人的共同事业,因为这个行业被一些空气项目做死了,没有交易量了,冷到大家各自回家,还如何谈发展。

近来外媒称,美国的SEC已经判决了若干个1C0项目的处罚,这个结果可能适用于过去2年95%的空气币项目。比如,已经上了交易所了90%已经跌掉了,SEC要求按照币价退钱,如果买的币提前卖掉了,他也可以要求去退款,除了退款之外还要求项目方罚款25万美元,所以SEC开始行动了,SEC的行动是非常严格的,一旦有了案例就会持续的去推进执行,可能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这种不规范的1C0,甚至欺诈的1C0会被要求退还甚至被起诉。

“我们在创造这个行业,而不是在这里创业。”陈伟星说,他渴望监管的到来。

如果说VVshare真的只是一场社会实验,那么陈伟星确实需要一个更稳定的实验环境,才能把他对区块链的理论找一个载体进行实践,至于结果如何,也就显得没那么重要。

双面陈伟星:我未来的工作,围绕IOT和区块链

“我未来的工作,围绕IOT和区块链”

托马斯·卡莱尔曾说,在任何地方,人的灵魂都站在光明与黑暗两个半球之间,处在必要与自由意志两处永远敌对的帝国的边界上。

无论陈伟星对“打车链”如何热忱,确实技术还没有发展到能够为他的构想描绘出蓝图的一步,在被问道未来主要的工作时,陈伟星对大象区块链记者回答:“泛城科技未来主要围绕IOT来做,我们投资了一些智能空间的项目等等,另一块就是区块链,区块链特别容易和金融挂钩,本质上是一个金融产业,未来区块链金融和数据、行为等挂钩,能够更加渗透到实体经济的中。”

在陈伟星对未来的所有构想当中,无论是IOT还是金融属性的区块链技术运用,似乎与最初的VVshare构想相去甚远。

但是,好消息是,陈伟星同时也表示,“打车链”明年一二月份可以公开测试,似乎也没有辜负一直在关注打车链的媒体和投资人。

无论如何,作为一个劳动人民的一员,我对打车链,依然保有期待。

就像一位曾在VVshare乌镇发布会上负责帮助陈伟星链接司机端口的负责人,近日回复我道。“我没有与陈总合作了,但是我期待他的成功。”

区块链像一个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江河,向历史的远方奔腾而去,有人埋头淘金,有人建码头,有人创帮派,也有人乘着巨浪寻找未来,也有人翻船……但总有人要仰起头,想要做一个共产战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